当前位置:首页 > 一梦知欢 > 第59章:终极绝

第59章:终极绝

一梦知欢 | 作者:孤独懿| 更新时间:2019-09-02

如果遇到了喜欢小事化大事的主,那么这个事情就比较大了。他们才不会管发生事故的地点是在哪里,下车就开骂。

“换一个条件。”秦寂言冷着脸说道。

狠狠地抽了马一鞭,马吃痛,拼命往前,瞬间追上了顾千城的马,两匹马齐头并进,秦寂言道:“顾千城,快解开身上的绳子。”

顾千城不在意的笑了笑,转身往外走……

没有城墙上的优势,赵王节节败退。

“嗯。”秦寂言点头,顾千城看秦寂言心情尚可,便试着问了一句:“这次赵王应该会出面,挡下周王的攻击吧?”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叫我死……”

成功摆平老太爷,又暗算了顾国公一把,顾千城心情颇好。

“千城,对不起,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秦寂言将顾千城打横抱起,紧紧的抱在怀里,要不是怕力道太重,会压得顾千城生痛,秦寂言都想将她揉进身体里。

秦殿下把肉往顾千城面前一放,一句话都没有说,顾千城直接装不懂,甚至不给秦殿下说话的机会,起身朝暗卫所在走去。理由是,她要找暗卫帮忙,看看还能不能凑齐一点炸药包的材料。

暗卫没有注意到秦殿下的举动,更不知秦殿下此时的心情,听到顾千城说起炸药的事,一个个激动万分。

“得罪长生门,你们会后悔的。”倪月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将腰间的腰带解开,挥向蜂拥而上的士兵,一瞬间柔软的腰带,如同水蛇一般挥向上前的士兵。

顾家人齐齐松了口气,顾国公深觉出了一口鸟气,当天就一脸高兴的在顾老太爷面前报告这个喜讯,让顾老太爷看看他这个儿子也是有出息的,即使老太爷不帮忙,他也可以把事情办妥。

石门外,君亦安带来的人与大秦将士陷入混战,双方你来我往,谁也治服不了谁,战事僵持不下。

“本王身边,不要残废。”

秦寂言无事人一般坐在床塌旁,端过太监递来的碗,很贴心的给太上皇喂汤,“皇爷爷,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我自会处理好。”

可即便没有革职,言倾和御林军统领也没有讨到好,皇上分别打了两人二十军棍,又给了他们一个月的期限,一个月内要找不到刺客,就别再做什么统领,一个个去前线好了。

给皇帝的谥号,是根据他们的生平事迹与品德修养,评定褒贬,而给予一个寓含善意评价、带有评判性质的称号。

秦寂言所拟的谥号,有许多是先太子不曾做过的事,而且与太上皇对先太子的评论相背,这个谥号一出,太上皇怕是先会气炸。

秦寂言无示封大人的请求,斩钉截铁的道:“这个谥号,是朕定的。”所以,任何人不得更改。

暗卫带着顾千城蛰伏在天牢北面,静等时机!

顾承欢从小就知道,哪怕他比承志年纪大,被大家尊称为大少年,可他和承志也是不一样的。

他自己都腿软,他自己都想跪,他哪里有立场去说自己的弟兄。

秦寂言闭上眼,眼角似有泪珠滑落,“千城,我从不将希望放在皇爷爷对我的荣宠上,皇家没有父子,没有祖孙,只有权利之争,我不能心软也不敢心软。”一旦他心软,就有可能惨败,到时候不仅是他,就连他身边的人也不会有下场。

留一个活口,带回去送给他的皇爷爷,想必皇爷爷会很“高兴”。

“唔……”顾千城呼吸一窒,拍掉秦寂言的手,正想说什么,却突然跳了起来,“啊……之前你肯定也捏了我的鼻子,害我没有办法呼吸,是不是?”

顾千城这话明摆着就是威胁太上皇。封大人和封似锦有多么孝顺,全大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是让那两位得知自家父亲、爷爷,因被太上皇罚跪而出事,绝对会和太上皇死磕到底,到时候太上皇就是推翻了秦寂言,想要收拢政权也不容易。

“太上皇在说什么,民女不懂。”顾千城低头,装傻。

秦寂言一出皇宫,就知道老皇帝之前因何事不高兴,原来……

“去,叫景炎出来见我。”秦寂言没有在这些人面前,自称“朕”。这些将士虽然大秦人,可并不曾见过他,就算曾在江南见过他,这个时候也不一定能认出来他。

“唔……放,放开我。”跛脚男人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拉着缠在脖子上的铁链。

一连数下,跛脚男人终于撑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可是,子车却没有立刻应下,而是劝说道:“皇上,那些人退隐多年,实力早就不如当年。而且就算把人招来,也不知多少是真心,多少是假意。把他们招来实在太冒险了,还请圣上三思。”

把她一个孕妇,丢在这种鬼地方,再来对她好,这算是什么?

顾千城嘴角一歪,默默地将手上的纸放回原地,只当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

“不用算了,是十个九。”顾千城毫不犹豫的,将手按在十个九上面。

十一起案子,犯案手法相同,六扇门的人一致推断为一人所为,可一人要如何在十一家大户下杀手?

“本王的婚事不急。”秦寂言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转身看着湖面,凭栏瞭望……

北齐太后刚降下的怒火又有上升的迹象,幸得摄政王反应快,抢一句话,“太后娘娘,您看,您是不是先坐回去?”

她是景炎手中的人质,是钳制秦寂言的人质,是……景炎撤离要用的王牌,因为景炎知道她和秦寂言的关系。

景炎要是不撤离,他在江南经营的势力,很快就会被朝廷大军剿灭。

作为秦王府的管家,曾经与秦寂言最为亲近的人,就算他之前不知,可现在也知秦寂言与暗风楼的关系。

“啪……”秦寂言生生将椅子的扶手捏成粉末,可他脸上的表情却一丝也没有变,“倪月,朕希望你今后不会后悔。”而他,一定会让倪月后悔。

左右,不过就是这一两届的事,百余来了官员,新帝完全可以弃之不用,开恩科选拔新官员。

“出事?那算出什么事,不就是你那不慈的父亲死了吗?难不成他比朕还重要?你居然为了一个死人,丢下朕跑出宫。”这要是顾千城赶出宫救人,他也就认了,可偏偏是为一个早就死僵硬的人赶出宫。

结果呢?

“大年初一,我总不能因为死人的事跑去宫里找你吧?”别说古人,就是她心里也挺忌讳这个的。

“别动。”再动下去,要起火了。

只是,有解药又如何,他们根本不敢动那个念头。

老太爷忧心忡忡,可他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脑子也不像之前那般清明,怕自己做出错误的决定,便将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招来,打算问问两个儿子有什么法子。

他们昨晚喝了一晚的酒,此刻一个个醉得不醒人事,寨子里只有一群老弱妇孺在做善后清理的活。

“我们必须调整打发,不然这么杂乱无章,随心所欲。”承欢立刻就做出调整,按战场上的阵法,前锋、两翼、中锋……

张渊头骨上有一条很长的线状伤痕,这是由钝器造成的。钝器伤多造成闭合性颅盖骨骨折。

这声音顾千城认识,是那两个守卫的人,他们的声音比刚刚响亮多了,顾千城知道,他们这是提醒她,有人来了,可是……

她早有防备,撞得不算重。

秦寂言一路侨装前往江南,不仅避开了老皇帝的耳目,也避开了景炎的耳目。景炎远在江南对京城的掌控力度也不像之前那般紧密,景炎只知秦寂言离开了京城,至于他什么会到江南,又带了多少人到江南,景炎确是不知。

知道秦寂言来江南了,景炎就更忙了。

“怎么突然叹气?吃食不满意?”情绪变化快,时晴时雨,多愁善感,莫不真是怀孕了?

不过,她很快就缓过来了,“早点离开也好,漠北这块地方实在不适合住人,在这里呆久了,人都会扭曲。”

“处罚?看在你救过我一次的份上,这次饶过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顾千城并没有直接问武毅的来意,如果武毅只是为了寻一条生路,那么有她这句话,武毅可以走了。

推门而入,顾千城本以为屋内早已没人,却看到一个做仆妇打扮的中年妇人,细致地将她平时用得一些小东西一一包起来。

“长生门?”平西郡王一脸不解,明显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