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一梦知欢 > 第13章:气冲武

第13章:气冲武

一梦知欢 | 作者:孤独懿| 更新时间:2019-09-02

“礼物?送我的?”莫放一笑,眼睛微眯,嘴角歪歪,俊美中透着纯真的可爱,这才是莫放原来的个性吧……

任宇泽还好,为人很是谦虚和客气,同样热情的与导演客套着,而沐菲则要傲慢一些,不过导演与编剧丝毫不将沐菲的傲慢放在心上。

“你会娶我吗?”

“当然会,蓝弦,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是认真的。”莫庭怒火中烧,很想上前,把面前这个冷静到死的女人给掐死。

“一次也不行,你做起来没玩没了的……”

“我红了吗?好像至今我也就只演了一部电视剧,在剧中我只是女配,配角是再红也是有限度,至于我和墨天王的事情,我只能说大家误会了。墨天王是一个很提携后辈的人,我和墨天王是在芒果台后台遇上的,那一天墨天王上节目遇上我,才有后来的事情,之后我们与墨天王没有联系……”

“什么?不同意?”墨云天的王牌经纪人对着电话大吼一声,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们开出八位数的转让费,星娱居然会拒绝,星娱是不是疯了。

而那一场酒会后,蓝弦没有再与x导演接触,这让圈子里的明白,蓝弦拒绝了x导演的邀请。

“怎么了?”莫庭亲昵的复在蓝弦的耳边,两人本来就是男俊女俏,站在一起份外养眼,现在这样低声耳语,姿势更显得亲昵,一时间记者更是像打了鸡血一般,按个不停……

她气呀,她快气死了。

“痒吗?痒吗?痒死你……”

绽放就是将女子的美,在那一个瞬间全放绽放出来……

“当然。”蓝弦毫不犹豫的回答,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出卖自己。

说完,便大方的转身,任保安开道,冷淡的朝天皇的大厅走去,身后的记者再怎么穷追猛打,蓝弦都不为所动……

可是等了半天,秘书都没有等到自家总裁的发话,颇有几分不解的抬头看着莫庭。

莫庭,他骨子里就是一个大男人,无论喜不喜欢蓝弦,在他眼中他已经把蓝弦归为自己所有,蓝弦的美只有他能看,他不允许底下那些男人用惊艳的眼光看他的人……

莫庭这样子纯粹就是一纨绔,不过是个很有格调的纨绔,虽然言语有调戏的味道,但是神色却是摆正了许多,这才没多久的功夫,莫庭已经从蓝弦带来悸度中恢复了过来。

老天爷,你太偏心了……

“蓝弦,只是前辈吗?”电话那头,墨云天的心一震,心口一震一震的揪痛着。

蓝弦起身:“几位还没有吃饭吧,要不我先去做饭吧,莫少帮我招待一下墨前辈和他的经纪人。”

蓝弦看着这一幕,心里闪过一丝丝的嘲弄,这就是权势的诱人之处吧,这些记者向来穷追猛打惯了,可是r&m集团一个公关部经理就能让他们大气不敢出,这样是r&m集团总裁出现呢?这些记者是不是不敢问半句不利于他的问题呢?

这一幕结束后,就是蓝弦匆匆跑去更衣室和剧务那叫这水是冰的……

很快,就有工作人员将早早准备好的虫子放到蓝弦的身上,脸上那些部位都仿真的,其他的都是真正的蛇虫……

就在墨云天看到蓝弦又想到融柳时,道具已经准备好了,导演满意的点了点头,清场……

“那就这么定了。”蓝弦淡淡的道。

哼哼,平时让你们大爷,让你们得瑟,让你们不顾当事的人感受,什么打击人,问人家什么,现在好了……

在红地毯上取得的效果,第一时间传回国内,在国内引来众人叫好。

“莫庭,你疯了。”用力,可身上的男人却是一动不动,蓝弦气的失了好脾气。

一部《无可救药爱上你》让她顺利夺到了轻熟女那个圈子认同,虽说之后蓝弦没有新的声音了,但是蓝弦的粉丝团却默默的在支持她。

第二集只有女主角的镜头,没有蓝弦的镜头所以大家都没兴趣往下看……

我从不看偶像剧更加的抑制偶像剧,我一直认为偶像剧只是给天真的女孩一个不切实际的梦,让大部分的女孩子相信灰姑娘的存在。

现在我们还是把重点放在三叶草的身上,选择在融柳逝去的这一天解散三叶草组合,让她们单飞也是公司对融柳的一种纪念,象征着逝去的融柳的会有全新的开始……”

跌进办公室的蓝弦白着一张脸,一双美目瞪向面前的经纪人。

尽人事,听天命吧。

我的上帝呀,这蓝弦到底有多么的神奇,居然能让好莱坞大导演说出这样的话来,太不可思议了……

听到莫庭的回答,蓝弦嘟了嘟嘴:“不去,晚餐不好吃,我肚子饿……”

蓝弦在美国一连拍了两部电影,这段时间,莫庭就如同空中飞人,在美国和中国飞来习去,看蓝弦陪莫放。

星娱乐的人想哭,三年合约……蓝弦才红起来,合约就没了……

“你好。”蓝弦点了点头,这个王亦诗还真是演技派、实力派呀,连她都看不出王亦诗是不是演戏,太真的……

在污蔑别人的时候,最好想一想自己是不是足够的干净,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是不是把尾巴给擦干净了……

蓝弦对着镜子确定自己没有任何的异常便大方的走了出来,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

呼……众人狠狠的松了口气,尤其是邵阳,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停了。他还真是怕蓝弦再耍个性,那就麻烦了……

第二天,那家报社就破产了……

演戏!

经纪人连忙摇头:“没,没没,没问题。”

蓝弦看着这一幕,在心中暗暗点头,传说中果然是对的,墨云天的经纪人相当的有才又有配合力。

这就是名门贵公子的姿态呀,脱个鞋都觉得是失身份的事情。

尤其是前段时间因为莫庭的关系,让一般人根本不敢惹她,这些所的场合星娱全部给挡了。

这对演员来说是最难的一种,没有肢体、没有表情,只凭着情绪来感动人,当然了这个后期制作更加的重要,蓝弦此时要做的就是保持着死尸一样的状态。

“表现的很好,没有动,脸上的表情恰当好处。”摄像师很快就给了答案。

“出了点意外,不过蓝弦克服了。”导演指了另一台专门拍近镜头的摄像机,给墨云天看。

可惜,造成这娱乐圈大混乱的蓝弦,却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照就演自己的戏,只不过如果细心的话,大家会发现,蓝弦对上一任那,金鸡千花奖最佳女主角得奖的女艺人相当的提携……

“白雪,你不用担心,我的脚没事,这伤只是看着吓人罢了,实际上并没有伤筋骨,我回去冰敷一下,明天就会好。”

“当然是真的,别忘了我是演员,我知道怎么摔才会最吓人而伤又不重。”蓝弦的语气隐含几分小得意,在这里她不需要演戏,她只要做自己就好了,在这里除白雪就是她自己。

当一身泼墨荷花白色晚礼服的蓝弦,被星娱公司老总邵阳的带入盛世皇庭大厅时,大厅已经站满了人,记者与摄像师们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激动不已,不停的按着快门。

所谓的庆功宴其实就是借着这个名号打广告罢了,邵阳代表公司报出了《无可救药爱上你》取得的成绩,还有对蓝弦的一些夸奖。

那个叫蓝弦的东方宁心是唯一一个,他迫切的想要拍的模特……“谢谢墨前辈,我没事,莫总只是带我回市区。”蓝弦上前客气对墨云天道,语气虽然亲切,但是莫庭却知道这是蓝弦疏远人的一种。

“墨大天王,麻烦让一让,我们不是你的粉丝,没兴趣找你要签名。”莫庭毫不掩饰他流氓和霸道的一面。

“好。”蓝弦没有一丝的犹豫,按通了电话。

蓝弦,绝对不是一个玩物。

莫庭愿意解释就够了,至于真假……

r&m集团公关部经理和绽放的总经理一看莫庭皱眉,就知道他对什么不满了,立马拉来一个工作人员,对着他几句耳语,只见那工作人员越听脸色越发的凝重,连连点头,同时心中亦颇为惋惜。

蓝弦是侧着站的,微侧过脸才能看到墨云天,墨云天却只能看到蓝弦侧面,而沐菲的样子墨云天刚好能看得清楚。

确定蓝弦想要的就是那最佳新人奖时,莫庭当晚就给白雪去了电话。

最近白雪各方面都很顺利,而这样的白雪才是真正的白雪,只要他好就行了……

之前,他可以不在意,因为在演艺圈,即使没有莫家的背景,他莫庭也可以保护好蓝弦,但这一次……

这一招玩的有两下子,用更高的荣誉来压下金鸡千花奖,让金鸡千花奖的公正性,被公众质疑,用公众的力量对直击暗处的势力,逼的暗处的势力,不是不暴光出来……

莫家的子孙怎么可能,只是会依靠家族力量的二世组呢。莫庭这一手使的漂亮,借力打力……

男主持本想说,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哪知抽风的女主持人突然回过神来,听到蓝弦的话,一脸得意的道:“不会吗?很简单的,问好就是:哈有你西挖……(不知错了没,错了也不要鄙视我,不会日语。)”

“白雪,你说r&m集团凭什么找我代言,我有什么值得r&m集团投资。”蓝弦问出最本质的问题。

蓝弦也是一脸凝重,重生以来什么事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唯独这一件。

在一个类似账房的地方,一个长相普通,身体瘦弱的中年男子在一青衣男子身后说着,由于那男子背对着坐着,所以,看不清他的长相,从背后看过去,隐隐有着几份书卷气。

“爷爷,东西呢?”

扬了扬的手中的盒子就欲出门,她赶着拿回去献宝的。

他该明白的,父皇一直都是喜欢皇兄多一些的,父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特别宠爱他的呢?对了,他知道了,是从那场刺杀过后,从那过后,父皇就暗示他将来一定能继承大统,他将来一定能当皇上,所以他才会得意忘形。

这可是不成功便毁灭的呀。

“宇敏之,不要太过份。”

知心扶着轩辕晗一路小心意意的避开着沿路探查的官兵,慢慢的往城门口走去,一路行来,虽然有轩辕晗在一旁提点如何躲避盘查,但知心还是紧张的混身是汗。

“婉如,她住在这里?”听到轩辕晗的话,这是知心唯一想到的,可是,婉如不是说轩辕晗对她有了很好的安排吗?就在这边境之地。

轩辕晗带着知心,不顾门房的阻拦,走了进去。“告诉你们夫人,秦知心来访。”

而且要是外公和母后知道了他体内的寒毒能被逼了出去,他能够重新站起来,他们还不知道有多开心呢,而且,而且他们之前一直在计划的那件事,速度可以加快了,轩辕曦,我的五弟,皇兄真是高兴,你看到本王站起来时的样子,那一定很精彩,哈哈哈哈。

“还没治好,一切都未成定局。”轩辕晗听到能治好的事也是很高兴,但他也明白,只要没有站起来,一切都会有变数,不能,不能把全部的希望都压在秦知心头上,如果万一失败那自己将彻底崩溃,当然自己绝不允许失败和其他的变数存在。

“回爷,是的。”跪在下面的人,很是肯定的回着。

“晚上,你们休息,我留守。”影,他是一个不爱说话,或者他没有说话的习惯的人,但这几日来和他们相处久了,他也会不自觉得会说上这么几句。

嗵的一声,门被撞开,知心连忙起身,只看到一身血的轩辕晗踉跄走了进来。“晗,你受伤了”

不,轩辕晗不是戒心重,也不是无情,只不过,他轩辕晗是个理智的人是个懂得把握局势的人是一个追权逐利的人,他把这份爱意压在心底最深处,因为无爱才能将自己的布的局发挥最大的能力。知心在吴管家的引领下,第一次踏入了这晗王府的大厅,还未走到,远远就听到了秦夫人开心的笑声和轩辕晗爽朗的声音,看来两人相处和谐呀。

“娘怎么想到今日来看知儿呢?”虽然没有说不让母女见面,但嫁至皇室的女子要和家人见一面还真是不容易的,即使是王妃也一样。

“靖暄,我没事,谢谢人的邀请,今年过年我另有事情。”今年过年,她只想一个人过,一个人舔着自己的伤痛,新年,多大的讽刺,一个合家团圆、欢乐的日子里,她知心只有一个人,孤孤单单。别人是欢庆祥和,而她只能独自悲伤。

“可是,知心……”一脸的欺待看像知心,他真的很想和知心一起过年呢。

“你怎么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呀”知心身为医者,看到这样的病人真的很生气,这也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了。

皇上的眼神与语气,吓得那大臣赶紧跪下,不停的磕头,嘴里不停的念着,“微臣不敢,微臣不敢。”

“冤枉,好,看在郑国公的面子上,本宫相信你是冤枉的,可是那又如何?”轩辕晗看了郑国公一眼,郑国公连连对着轩辕晗点头。

“是吗?天险、血咒,黑族的确值得思索?”

一身轻衣淡妆的知心带着小依与小琳缓步往后山走去,沿路一边欣赏着这秋季的萧条一面随口聊着,没有多久就来到了枫林的入口。

欧阳长祺点了点头,不甘心那又如何,话说形势没人强,他一个不小心失手了,站在这里,只能任人宰割了。

“轩辕晗,我们早晚会变成没有交集的路人。”知心闭上眼睛,就算所有的事情都不曾发生,但轩辕晗的生活和她所想要的生活完全是不一样的,轩辕晗是天生的王者,温的外表下有着问鼎天下的雄心,这样的轩辕晗,不是秦知心能配得上的。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母亲去世的消息,为什么不告诉我呀?”秦知心大声哭喊着,在说到母亲去世的时候,几乎悲伤的站不住,母亲,是秦知心最最主要的人,比轩辕晗还要重要,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秦夫人的支逝,让秦知心的世界塌了一个角,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补起来的角,那曾经是秦知心生命中的全部爱与温暖。

的确,影是猜的,但他却有七分把握,因为燕子楼、燕形玉牌还有这建竹屋的竹子上刻满的燕子,种种与燕有关的,这燕肯定是个特别的存在,所以他大胆想着,这一切定是为了某个人而建的。

遇到能聊的来的人,就觉得那时间过的飞快的,明明感觉没聊多久,却已到了夜暮时分,二人不得不走了。

“爷爷住在独立的院子,不会与他人有什么交集的,再说了,你住在宇府也可以我帮我们分担一些。更何况,宇家由我掌控,爷爷想做什么都是可以的。”他的担忧,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躲在暗处的人最厉害就是观察一个人的内心。

影的嘴角则挂起一抹狐狸似的微笑。

接下来的路程,秦知心很小心,没有再分心的看着那些有药用价值的草了,只是一个劲的往上爬,崖底上才有寒虚草,他们时间不多了,得快点上去才行。一个时辰之后,两人终于爬上了断崖,知心找了个平地坐了下来,先喘伙气,才有力气找,吴清站在一旁也不多说什么,他知道王妃累了,需要回复体力,默默的将手中的水递给知心,那是王妃说能恢复体力的水。

看闻人靖暄端着架子,半天不说,轩辕晗送上一个威胁的眼神“吴清那颗药还没喂下去。”

“我会帮你。”闻人靖暄看着轩辕晗说了这句话,便从他身边走过。

看着知心脸上的担忧,轩辕晗笑着安慰。“放心,我们一定可以平安到达京城的。”

“你是为今天司徒小姐的事而这么急的吧。”知心笑着说破轩辕晗的谎言。

“选择我?如果不是我处心积虑,他又怎么会选择我。”

“皇上”一旁边的太监小声是提醒着,语气里的有着愕然,皇上他今天失神了好几次了。

宇定非眼一挑,似笑非笑的问着“敏之不必介怀,你的身体要是能好,我们多担代些,又有什么呢?”

“知儿,本,我很想你”轩辕晗满是怜惜满是爱恋的看着知心,他,从不知相思如此磨人,没有见到知心时,心里只是一心想着见她,而此时见到了,才发现,他比想像中的更想她。

到了二楼,挑了最近的一间室进去后,两个人都各自坐了下来,知心幽幽的看着外面不知道要说什么,而轩辕晗则痴痴的看着知心什么都不想说。

“知儿,我知道你受苦了,可当时我并不知情,当时我被他们支开,远在翼州,等我知道这一切的时候,赶回来,已来不及了。”说到这里,轩辕晗也是恨恨的,都是那郑国公、郑怜心,不是他们,知心怎么会一个人流落在外,甚至连自己的姓都不敢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