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难乎为情
作者: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章节字数:27243万

弘治皇帝微笑:“朕对子孙,一视同仁,正卿也是朕的骨头嘛。”

这不是我王不仕想要的。

弘治皇帝一愣,看着方继藩。

为啥自己要装晕呢。

在有的人看来,突兀这是失信于人,既然已经上书,请求臣服,那么,就应当信守承诺,若是不服气,大可以重回疆场上去,和汉人拼个你死我活,又何必使这样的下作手段?原来自己被邀来此,都被这突兀所利用了。

突兀打开了一张羊皮卷,这是祭坛的图纸,他在这羊皮纸上,指指点点,开始进行布置。

可他哪里敢怠慢,这既是陛下的意思,自己还能说什么,道了一声是,便带着随行的礼官退避。

一个脸型和身形差不多的人,若是五官差异不大,这墨镜,就是最好的伪装。

何况,寻常人也不可能放肆的靠近‘皇上’,就算觉得有一点和平时不一样,也绝不会有什么怀疑。

察阿安塔塔尔部当初乃是铁木真的手下败将。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他面上带着狞然。

朱厚照便又冷笑:“明明你们就是信不过,哼,那本宫喝给你看。”

萧敬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方继藩道:“依循乃是唐朝时的旧礼,于关外设了高坛,各部首领,总计七十四人,早已候命,礼部选定的良辰吉日乃是三日之后,到时臣和太子,带禁卫出城,各部首领统统已解下了刀剑,其扈从,只各自挑选十二人观礼。”

虽然有商贾,做了预告,不过厂卫已经秘查,却也没听说过各部有什么阴谋。

刘健跪坐在一旁,心念一动:“陛下……陛下……此番前去大同,老臣以为,还是不得不有所防备,那些蛮人,若是有人包藏祸心,只怕万劫不复。”

现在但凡是鞑靼人,都爱自称姓祝了。

方继藩道:“我思来想去,生源是想好了,学费呢,也为他们料理了,甚至他们肄业之后,还要授予他们战略保障局的军衔,唯独……还缺一陛奖学金,要不,殿下付了吧。”

两世为人,方继藩一直认为戴墨镜的人不是小马哥,就是脑子有坑的浪货。

在这里,人们眼睛放光,看着王不仕,喉结滚动,身躯似乎都麻痹了。

虽然大明不知其底细,可是……既能股票上市,就足以见其深厚的背景。

待方继藩来了,弘治皇帝,抬头看了方继藩一眼,轻描淡写地道:“王卿家,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你所举荐的那个邓健的手笔?”

王不仕摘下墨镜,仔细看,卧槽,还真有。

觉得你mb,方继藩大怒,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狗东西,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你觉得个啥,你再说一句你觉得,便打死你这狗东西。”

奴……仆……

这哭声,神奇的戛然而止。

方继藩又想踹他一脚,可最终,还是犹豫了,心里叹了口气,这狗r的,这么多年,还是这一副德行哪,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可现在,时代不同了呀。

弘治皇帝耐心的听着,他心里知道,这十之八九,又是方继藩的新理论。

弘治皇帝的脸,骤然拉了下来。

众人没有犹豫,纷纷取出了鸟铳,紧接着……王文玉道:“他们不知我们的深浅,因而,不敢发出进攻,可是,我们在此,不知地利,白日还好,可一旦夜里,若是土人们袭击我们,就糟糕了。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白日里,吓吓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王文玉双目之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芒:“这样的宝石,不是我们可以拥有的。”他顿了顿:“你看,这宝石一黑一白,世间,绝无仅有,金刚石质地坚不可摧,这白的,是日,黑的,自是月,日月相加一起,是什么?”

第一段铁轨,已经开始铺设。

不只如此,客运的盈利,也绝不会太低,京畿一带,乃是大明最大的人口聚集区,未来的人口,只怕会越来越多,一旦铁路修建而成,这就意味着,通州和保定,也几乎已成了京师的近郊,到时……

依旧……还是喝茶,当值、下值。

天气有些寒。

那念诗的人,不及念完诗,顿时打起精神,众人呼啦啦的朝着那大篷马车蜂拥而去。

虽然绝大多数人,家境还算殷实,可这单单买房一项,就几乎把大家的家底清空了。更不必说,还有那该死的房贷了,压得大家,透不过气来。

他顿了顿,便从鼻孔里冷哼出声。

说实话,王不仕是有点害怕方继藩的。

现在……一切都的得到了证实。

萧敬吓的哆嗦:“五百万?”

朱厚照等正事儿谈完了,便要抬脚起来,踹刘瑾:“狗东西,听说你在保定府,过的比本宫还快活,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飞球营里很是热闹。

这是朱厚照的专长,朱厚照道:“父皇,保定府、通州,还有京师,这三条铁路,都是儿臣规划的,由通州和保定府筹款……”

此时,他在一座宏伟的宅邸里,半躺在床榻上,他穿着一身丝绸的睡衣,便连衣领口,都有专门的花边,此时,葡萄牙总督已经请来了一位专职的理发师。

而后,取来了痰盂,放置于病榻之下。

保定距离西山并不远,尤其是现在修通了道路。

欧阳志像木桩子一般,站在此。

可谁晓得,太子殿下……将他召……召回来了。

欧阳志面无表情。

方继藩凝眉,不让人见识一下,铁路带来的巨大效益,怎么能将这铁路推广出去呢?

可谁知,梁储居然出奇的冷静。

偶尔,还需相互请教。

他磕头如捣蒜,哀声道:“臣请陛下饶命。”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

弘治皇帝朝梁储摆了摆手,笑道:“卿不必谢朕,谢方卿家吧。”

也就是陛下直接绕过了内阁,下达的旨意。

古代的世家大族,是最重视名声的。

这刘家,不是有几个人在朝为官吗?

“陛下……”刘焱忙是拜倒,刚想要辩解。

梁如莹已是吓得脸色苍白,她死死的拉着方继藩的衣襟,方继藩能感受到她和许多人一样,微微的在颤抖。

“老方,我怎么瞧你看那梁如莹,眼里别有意味。”

“不成,老夫得去寻姓方的狗东西。”梁储说着,抬腿就要走。

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

他抚案,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方卿家,可有主意?”

她下意识的把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

先皇帝,自然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儿子,成化天子。

弘治皇帝扫视了御医们一眼。

“你来……”太皇太后浅笑着朝弘治皇帝招手。

张皇后朝他轻声说道:“将刘家这位青年才俊,诏来,明日清早,预备见驾。”

梁储等人,见了方继藩,这梁储没有上前打招呼。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肃穆起来。

那刘焱,顿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太皇太后年纪又大,她说头晕、胸闷的时候,便几乎要昏厥了,慢慢的,没有了多少的意识。

那老御医看着眼前是个年轻的女子,却也知道是宫里的女医。

到了这个份上,岂会容的这些妇人们在此放肆。

一群女医们,顿时噤若寒蝉。

这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好,好,这便好,晾他也不敢造次。来,去看戏。”

张皇后面上带着一副极洒脱的微笑。

好了,言尽于此,你们行囊都收拾好了吧,我送你们入宫。”

马车滚滚,就在此时,梁如莹的身躯顿时定格住了。

“父亲……”梁如莹低声呢喃。

梁储道:“齐国公……”

甚至她们的学习计划,都是方继藩亲手抓的。

学习了解剖之后,便是考试,考题多是各种病症,以及应对之法。

他不禁自哀自怨,又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错的。

若有闲暇,便在自己的科室里,取出最新的求索期刊,学习最新的医科是否有新的发现。

弘治皇帝此刻,看着厂卫送来的奏报,另一边,还搁着一本《球经》。

愤怒的人,骂什么的都有,仿佛和朱大寿,一下子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

“是。”随侍忙是取了票子,匆匆而去。

萧敬不懂装懂的点点头:“是啊,陛下说的有理。”

一经放出去,一定是爆炸性的。

人们唏嘘着,感慨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724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