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冥然兀坐
作者: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章节字数:27243万

呼出了一口气,他一把将她抱坐了起来,翻个身,自己平躺在身后的大床上,让裴淼心整个人趴到了他的身上,便将她整个人紧紧地圈在怀里。

现在同她站在一起的两个男人,随便一个都比他要年轻,随便一个都有资本站在她旁边,也随便一个,都比他跟她要合适——这种糟糕的感觉让他的心情一直往谷底沉。

桂姐追出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眼睁睁看着裴淼心追上前去,望了望那几名外国男人,又去望曲耀阳:“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曲耀阳沉默了半晌之后才道:“其实臣羽出生的时候我父亲并不知情,原本他母亲也知道我父亲在国内的事业和他的妻子。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很多年后,有一天下着大雪,我还记得那天特别特别的冷。他母亲突然带着他回国来,就跪在我的家门口,求我父亲认他,带他进家门。”

最难受的时候想起的第一个人仍然是尤嘉轩,知道半夜里给他挂电话过去不好,可这段他又开始研究什么新的软件工程,平常不大出来与她见面就算了,连电话跟短信几乎都快没有。

大概知道她的担忧,尤嘉轩在电话里又道:“不过刚才我已经同冥皓说了你可能要过来的事情,他说正好他爸找他也有事情,他把接下来的时间还给我们,我跟他的安排取消,你过来吧!来我家找我,我现在马上就回去。”

以及,身体里永远无法磨灭的,他的气息……

裴淼心没有说话,起身拿过自己的包包转身就走。

慌乱中的裴淼心似乎早就忘记了呼吸,睁着双无焦距的大眼睛怔怔望着面前的男人,痛到眼角的泪水不自觉顺着眼眶落了下来。

蒋总提议到酒吧一条街的“桃花岛”去坐坐,罗总跟其他几个姑娘自然附和。

“帮我跟她说句对不起……”裴淼心最后抬手一揩,不管手上还是脸上,到处都冰凉湿冷得她瑟瑟发抖,却仍是还了一张笑颜,“不是为今天的事,是为之前的种种,我的任性还有我的不明白,这些都拜托你,帮我跟她说一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打扰你们……”

“也不是很忙,曦媛刚刚帮我招聘了一名新的高级设计师,我还没有机会去看看,因为暂时的工作重心我都会放在‘玉奇’这边,两家公司刚刚合并经营管理,最是人心动荡不安的时候,所以我想先好好处理这边的事情。”

裴淼心的脸一红,“哦,那个啊!其实就是一些准备作废的设计图,因为觉得有点可惜,所以才又拿出来改改的。”

三年的婚姻生活磨灭了自己,也磨灭了她对生活的喜悦和冲动——那样的日子她已经再不想要回去了,所以,往后的日子她得靠自己,尤其是事业上的事,她必须自己经营好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才能让他觉得她不是没了他就什么都不是。

陆离哈哈一阵乱笑,“哟!从前的裴淼心又回来了!我记得我刚认识你那会你应该只有十七八岁吧!没想到现在还能看到当年你做小姑娘时的脾气,难得,真是难得啊!”

陆离笑完了看到裴淼心身后的电梯间有人出来,这一张望,正好伸手就指,“呐,裴淼心,你不是想要讨个说法吗?这车的主人来了,你要赔偿只能跟那位说。”

“没有。”

“算了吧!曲夫人,你儿子对我女儿是个什么态度,我想你心里都是清楚的。还有你们家那什么关系,大儿媳妇又变成二儿媳妇,这都是什么?你们家可以不在乎曲市长的前程,可我们家不能不在乎老聂。这年年下到基层做反腐败工作指导的可都是我们家老聂,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被你们这样的家庭给祸害了呢?”

她心底温暖,会心一笑,提着裙摆往外走的时候,竟然看到一辆深黑色的轿跑停在门口。

翟俊楠说完了话就转身,一点反应的机会都不给裴淼心留下。

冷冷没有回声,也没有表达一下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他就是冷眼旁观地站在原地,看这所有人动作。

他顺道又去夺了那空姐手中的登机牌道:“抱歉,我们不走了,现在飞机可以起飞。”结果第二天夏芷柔没有等来曲子恒被收拾的消息,反而等到满城的报纸披露的都是与她有关的事情。

“可是你这个傻瓜居然连这么好的机会都给放弃,你真是让我看不起你!像你这样没有出息的儿媳妇我也不屑要你!滚滚滚!爱上哪上哪待着去,要是再敢跟外面的人说一句我儿子强/奸你,我保准你以后都别想再在这个城市待下去!”

裴淼心在几步之遥将曲婉婉一抓,“别去,婉婉,站在你爸妈的立场,我懂他们今天这样做的原因,他们的初衷也是为了你大哥好!”

只看一眼显示屏上的名字,她便脸色苍白。

那阴影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直到站定在她跟前,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易琛不解,“什么纸条,什么短信?我根本从来就没看到过。”

才准备开吃她的面前就多了只酒杯,仰头去看的时候,曲臣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好睡衣下楼,手里拿着只红酒,往她面前的酒杯里倒。

快速过去蹲身将她从地上扶起,拧了眉去望同样摔坐在一边地上的裴淼心。

万晓柔几步走到她跟前道:“你放心,过几天我就会去监狱里探望我妹妹,她也不是不聪明的人,只要你给的钱够,想救你儿子不是不可能。”

裴淼心吹了吹勺子里的最后一口清粥递到跟前,“我啊!其实心里特别特别的丑,我希望奶奶的病快快好了,吃更多我做的好吃的东西,然后发胖,胖得爷爷都不认识您,这样我就是全家最美的了。”

裴淼心讶异地张大了嘴巴:“臣羽,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是么,他要同ailsa结婚?难怪前段我给ailsa打电话的时候,她说有什么大事等确定了才会告诉我,原来是这件事情。”

“嗯,我既然都已经辞职不干了,那你先前交给我让我重新设计加固的胸针也不用我再设计了,我拿过去还给你。”

“嗯。”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曲耀阳居然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这点裴淼心并没有否认,可她拿着叉子的左手还是有些轻微的颤抖。

“自己搞定?怎么搞定?据我所知,a市稍微好一点的幼儿园半年前就已经没有名额了,我若不是拖了一些关系,又多交了一些赞助费,现在根本就没有幼儿园愿意收插班生。”

两个人在楼梯上拉拉扯扯,又怕引起周围其他人的注意,所以等到好不容易上了楼时,两人皆是一身的汗了。

裴淼心取了盒子里的粉,刚刚将左颊的红遮掩,房门已然被人轻轻从外面推开。

曲母看着只是一阵冷笑,待回身去找曲婉婉时,才发现女儿已经不见了。

“‘y珠宝’?”裴淼心吃了一惊。

手臂压在额头上休息了一会,耳畔很快响起沉闷的敲击窗玻璃的声音。

身旁的曲臣羽翻了个身,呜咽了一下,半睁开眼睛,看到她坐在床头,便抬起手来抚了抚她的面颊,带着满足的笑意,继续沉沉睡去。

“我们不会在医院待很久的,我已经做完产检了,马上就会带芽芽回家去的。”

用力关上书房的房门,拉了她到卧室门口,这才对着泫然欲泣的女儿,“你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大半夜的你不把他惹到生气就不愿意消停,你还嫌他外面的女人不够多,想要给他多一点的机会出去躲清静是不是?”

那李太太四下里一望,见周围没有别人,这才又道:“不骗你,曲太太,我跟你说,‘华茂国际’的那个荣二少奶你还记得吗?前阵子报纸新闻上不是才说她老公在外包养了七八个小明星,各个年轻貌美吗?那荣二少奶的模样你不是没有见过,入门七年被公婆折磨得不像样子还这样被老公欺负,早几年简直憔悴得不成人形,老公已经很久没碰过她,天天独守空闺!”

边扣腕表边从走廊上经过,他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曲婉婉,问问这小丫头何时胆子已经大成了这般,敢公然算计他这位哥哥。

浴室里的裴淼心,不知道用莲蓬头冲洗了自己多久,等到她全身的皮肤都冲得发白,各个部位都被她用力搓到破皮后的刺痛,仍然不能够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

……

他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而她则绕到另外一边的床头柜前,将他为了探病而带来的一大束鲜花改插进一只大花瓶里,贤惠又冷漠得好像与他之间根本不曾有过半点交集,他是个突然造访的外人,而她此刻就是这间病房的女主人。

那民警看了这母子俩一眼后才道:“刚才郭局长才来过电话,本来是想特殊照顾的。可是最近上头查管的也严,而且这事儿已经被一些有心的媒体给知道了,只怕是兜不住,很快外面的新闻又要炒一炒了。”

裴淼心听到这里,已是震惊不已,“你是说……你是说子恒还参与了贩毒!”

“是么,看来,我是白出现了。”两个人正说着话的时候,旁边突然有车子经过,等车窗放下来的时候,一回头,才看清楚来人是谁。车子一直从医院开到曲家的大门前面。

阿成熟门熟路地将曲耀阳一直从停车场搀扶进了房间。

后来怀疑的情绪又转为愤怒,他想,她一定是有了别的男人陪她上/床,所以,她不需要他了。

曲婉婉并不吭声,提着东西上前,往后备箱里一放,也作势要上车了。

于是后来,也是那个早晨,他第一次问了一个姑娘的名字,并且真心记住了。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以前,裴淼心又道:“还有,他是曦媛的男友,今晚也在我家吃火锅的。”所以,这酒和他们相识的年份一样?

整整十年。

裴淼心这时候想起曲耀阳才觉得有些火大,先前在医院走廊里被他吃掉的那些肉串说不定才是好味,丫肯定是喝多了酒嘴里没味,所以才会嫌她放少了盐。

他刮了她的鼻头一下,一双凤眸来回梭巡过她双眼,才道:“爱我,留在我的身边。”

“其实这车是我送给芽芽,不是送给你的。我女儿很快会从美国回来,回来就得有人接她上学放学,你没个车开,等于她也间接没有车坐,你可以拒绝我送给你的东西,可你没权利剥夺女儿的,明白了吗?”曲耀阳赶到医院的时候,聂皖瑜已经被医生从急症室里推了出来,转送到一般病房。

拿着盐水瓶从病房外进来的护士看了看床上被包得像个粽子一样的聂皖瑜道:“医生刚才交代过了,这里别围那么多人,影响患者呼吸新鲜空气。还有那镇痛泵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用的,她刚从扶梯上摔下来,很多地方伤口都还没有愈合,用了会影响愈合的。”

裴淼心勾唇轻笑起来,“怎么了,曦媛你在看什么东西?”

裴淼心皱眉,这事好不好跟他说呀?以着他的铁腕和狠劲,有可能很多事情只是有那么个苗头,他就会果断将人开除,将一切尚未萌芽的“毁坏因子”直接掐死在摇篮里。

“他生没生异心我是不知道。可是在‘玉奇’完成权力交接的关键时期,我不希望因为任何一个人的问题而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也不希望其他高定部的员工觉得我是要回来对付他们的。我给他们加薪,也是想暂时稳定住军心。至于谁是不是生了异心,我自然会去发掘的。所以‘心工作室’这个时候最好还是独立经营。”

曲婉婉的话让曲耀阳一怔。

裴淼心咬了咬牙,点头,“行!”

病床正对面的墙上,壁挂电视机里的《非诚勿扰》还在嘻嘻哈哈喧闹个不停,可这屋子里的人,不过换了一个男人站立,气氛却变得这么不同。

曲耀阳回身去望,目色里都是冷凝,却并没有答话。

门边的护士冲她弯唇一笑,“那行,我等你收完东西再叫护工过来打扫卫生。不过曲总,您妹妹还真是漂亮,刚才就到我们护士站前转了一下,好多经过的医生病人都在问她是谁,她可真是漂亮。”

曲耀阳抬眸看了这憔悴的小女人一眼,默不作声将车开上了环城高速,过了段时间后,才行驶在烟雨朦朦的主城街道上。

看到裴淼心一直安静靠在窗边没有接话,曲耀阳又道:“可是,那些过去的人和事我们已无力追回,剩下的日子,我要你只看着我一个人,能做到吗?”

“算了吧!”裴淼心伸手来拉了拉他,“我若不是自己身体不好,那么容易就被她几句话气出毛病,其实也怪不着她。我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看到曲夫人的时候,她还不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只是可惜,一个女人如果真的伤了心了,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吧!”

“我爸那边的事情我不便插手,可是曲夫人现在的情况,真是越来越变本加厉了,再没有人提醒她,只怕对小孩子的成长会造成极不好的影响。”

那女孩一头乌黑的长发,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修饰,就是简简单单直而顺的头发,倾泻在胸前。裴淼心回头看着,只见那女孩肤色白皙,双颊隐隐一点红晕,年轻而姣好的脸庞,确实就是曲耀阳会喜欢的那一型。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724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