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守瓶缄口
作者: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章节字数:27243万

而在北方,魔尊却是带着几位魔道九劫高手正与凶魔激战,他自己的近十万护卫队则是死死地将妖族大军压制在镇魔星系以外,不得寸进。

而唯一能够说明情况的剑宗年轻修士,却是闭关去了。他需要稳定元婴,还需要淬炼有些破裂的上品仙剑,这都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而且,他是渡劫期修士,很快就要面对天劫考验,也不允许他再出现意外或者留下隐患。

之前易峰一直称呼南宫神君,此时却换成了南宫前辈,言语自然是更加客气与恭敬,心意十分明白。也就是这个称呼的变化,让南宫神君心中顿时一阵松弛。

眼看裂天镰无法取胜,易峰的法术又无法作用在处于特殊状态的大鸟身上,易峰便趁着裂天镰挡住大鸟之际,飞快退出。

在一开始,易峰之所以没有发现,因为寰宇伟力不断弥补着他的损失,到了此时他已经完成修为的突破,寰宇伟力不再为他这么一位新晋的创世级高手灌注能量,他便能清楚滴感受到自己渐渐虚弱了起来。

青色木盾挡住剑心的攻击后,却是飞速轮转,顷刻竟成了一个圆柱,将剑心包裹在里面。

在易峰连连发动时间法术与空间法术之际,裂天镰若是人的话,只怕是连下巴都惊掉了,暗自思量道:“不亏是斩天剑选中的主人,竟然连时间法术与空间法术都掌握了。这小子说不定能把弑天杖从那老变态手中抢回来!”

渐渐的,双修的作用就开始减弱,易峰也停了下动作,但却不想离开,只是光着身子抱着正在调息的九魅狐妖,显得很是眷恋那份柔滑。

虽然没有如易峰想象中那般融合起来,但这种不断的变换也算是聊作慰籍,至少目前看来,神界能够随便转换领域的修士,也就自己的魔化神婴一家别无分号。

“好了,你现在已经没有死亡的危险了,而且,若是你静养一段时间,必定可以慢慢恢复到最佳状态。我已经兑现诺言,现在该你了。”那女子收手之后,没有给易峰片刻调息的时间,便是已经开口了,宛如讨债一般。

大鸟如何肯放弃已经快要拿下的猎物,当即追了过去,不得不说,这大鸟也算是天空的王者,风属性的飞行猛兽在速度上有着与生俱来的先天优势,金色大蜈蚣纵然是燃烧生命精元在逃遁,也很快就被大鸟给追上。

沙鼠妖的手臂断了,对易可儿的禁锢也是当即消失,惊魂未定的沙鼠妖正抱着手臂飞退时,却是见一条铁链笔直而来,瞬时就将自己缠绕。

作为奖励或者说是回报,易峰将那刻录着功法神通的玉牌给了麒麟兄弟,而斩天剑自然是重新认主,也收进了储物腰带里。

麒炎自然是千恩万谢地接下神丹,随即兄弟俩便默默退到一边。

虽然口气很大,但没有动手,只是警告,应该算是比较客气的待遇了。

易峰估计寻觅折遮天旗与灭天印的时间会很久,故而也没有太着急,将自己的所有领悟,全部传给裂天、斩天等,同时还指导着自己的亲友们。

幽冥死城中的广场,此时聚集了无数强大的不死强者,死气浓郁的几乎凝为实质,纵然是被一股子死气包裹,易峰依然能够感受到一股子阴戾霸道的气势正在从广场的地下缓缓腾空,就像是有着一只远古恶魔即将从无底深渊里爬出来一般。

由此,易峰不禁又想到,时间主宰与空间主宰想来都精通时间法术与空间法术。

冰霜巨龙在魔焰之中宛如迷失方向了一般四处冲撞,感受到一股逼人的气势涌了过来,连忙凝神,怒吼一声后浑身银光大炙,银光最盛之处就在其紧握着的龙爪上。

易峰自己也没有闲着,从天宫空间里挥手招来几条星系,飞速将之压缩,狠狠地砸出天宫,对着巨人的胸膛轰然而去。

那珠子虽然喷出了风火,但却与它没有被挖掘出来时一样不加控制,而是将自己放出的风火聚拢在周围,不让流失一分一毫。故而,坚持了千年,风火珠的威势却是没有减弱,反而因为易峰的熟练运用下,显得比自动发威要强了很多。

当然,这也是易峰给自己打气而已,在内心里,他依然认为自己无法匹敌主宰。

忽然一声惊天炸响传来,整个大地开始剧烈摇颤起来,就像是地震了一般。

“城主大人也有意于那部逆天功法?”事到如今,容不得谭林否认,他索性反问一句,为自己争取更多时间来想办法应对。

“呵呵,本来你听我的话,别去你表外甥那里就不会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看在那些神晶的面子上,我也会照顾于你,可惜你自己不识时务啊。”城主这句话,明显是在找理由。

而就在此时,斩天却是适时提醒易峰:“小子,千万不要心神失守,这老家伙没安好心。我只能助你一直震荡灵魂,使你不至于陷入昏迷,至于身体的苦痛,你要自己扛住。”

此时,易峰的肉身品质没有太大进步,只到了极品仙器的阶段,灵魂自然更没有丝毫变化。不过,易峰却是欣喜无比,因为这也证明了,天妖诀自己可以修炼,但不会变得不人不妖。

一阵女子的悲泣声,震响在四下,阴风卷着落叶翻飞不止。

至此,易峰已经有了四位君级高手作为手下,无论是人力还是财力都到达新的高度。

那次小黑自己进入到法宝光门里,遇到了和易峰差不多的情况,其中没有法宝,却有着材料与器鼎用来炼制法宝,小黑对炼器不在行,却也见识过易峰炼器,随便鼓捣了一番,居然鬼使神差地炼制出了一件中品魔器,只是模样太过难看而已。

两剑相交,顿时迸发火星。让易峰惊讶的是,斩天剑以神器品质发出的神灵之力组成的剑芒,居然是和那极品仙剑的剑元力拼了个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

而在一边的谭林则是显得十分焦急,场中许多强者的强大威势,让他几乎感到窒息。

可惜的是,四劫散仙功力卓绝,比之那三劫散魔而言要高出许多倍,他虽然不能分身来攻击易峰,但却是可以保证自身不失,渡劫期的鬼头即便是成群攻击,对他也作用不大。而他手中的极品灵器级别的金色长剑,却是迸发出百丈剑芒,但凡被其刮中的鬼头无一不当即溃散成黑烟。

感受到扑来的火焰之中骇人的威势,这四劫散仙脱手甩出自己的极品灵剑,而后又向南宫雪琪而去,却是被漫天鬼头悍不畏死地围住,同时还有血灵镜的血色剑光横着拦阻,他刚行几步,速度便已经降了几倍。

“你!!!”

神君见易峰在这一刻不动,当即也不客气,手中的极品神器狠狠地击中了易峰的防御罩,那防御罩在极品神器外加领域的攻击下,当即爆破。

易峰冷哼一声,哪里听不出这韩云话里有话,可韩烟儿已是在自己怀中哭得稀里哗啦,他心中生疼,便对那韩云道:“你虽是烟儿的父亲,但我要告诉你,以后烟儿不归你管教了,她的一切由我易峰负责。”

而此刻,易峰的星辰魂珠也出窍了,微微颤动着,漫天的星辰纷纷汇集而来,这片虚空渐渐变得昏暗,直到几天后,星辰魂珠归于识海,易峰眼前才一阵大亮。

不过,身处于台阶的神通法则里的修士们,包括易峰都不知道,此时天宫正在剧烈摇颤,在天宫后面的那条空间通道里,有道道声势惊天的流光正在疯狂攻击天宫。

易峰手握着赤炎,真元力注入其中,赤炎登时绽放出金光和火光,显得很是扎眼。当季常平的飞剑化作青光来袭时,易峰挥手就是一记直劈,轻巧地将青光拨到一边,人却是飞速杀到季常平身前,又是斜着一记轻挑。

易峰正要开口辩驳,梦嫣仙子却是忽然开口道:“易将军,你现在乃是魔道高级将领,与正道也是水火不容。不用在这里惺惺作态了。梦嫣死不足惜,悔不该当初救下你还将你引入剑宗。”这确实是梦嫣仙子此时的真心话。

“一个是神界共知的云空天尊,一个是云空天尊的女徒云枝小姐。”易峰脸色不变地说道,并没有强调自己与小莲(云枝)的关系。

“呃……”梦嫣仙子稍微顿了顿,似是回忆,片刻后道,“是有这么回事。”

梦嫣仙子接过玉符,讶然地道:“那孩子居然是你!转眼才五十年时间,如今你不但入了修真门派,竟还有了金丹期的修为,而且凝结了剑心,看来那日我救下你也是一段善缘。”

斩天剑与那上品灵剑碰撞过后,几张灵符也炸开了血灵镜释放的光幕,易峰在这个瞬间眼睛不禁一花,身子也摇晃几下。

可它们的累累骸骨说明,在这里确实会消亡,纵然是主神也是一样。

只是一记剑芒攻击,就让妖族大军少了一半,这战斗到此其实已经分出胜负了。

可不等佝偻老者说话,黑云骤然收敛,顷刻之间便凝结起来,化成了一位穿着黑袍的老者来。

“呵呵,这种奇怪的植物我以前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不过,那颗珠子肯定是火系灵物,而那株植物肯定是风系的。”斩天笑着解释了一句。

果然,那冰霜巨龙的妖婴的法咒念诵完毕后,却只是从其口中喷出道道冰锥,向易峰纷纷射来,在火龙的阻挠下,威势就已弱下大半,易峰可以很轻松地躲闪。

“估计是什么?”易峰连忙追问一句。

当然,易峰一直都没有面对过天尊(仙界煞罡星的那位不算,再则,那老变态是不是天尊还未曾可知),对天尊的手段所知甚少,也无怪乎他会做出不准确的判断。

元畅一滞,随后道:“我可不是来解释什么,更不是来请你原谅什么,我只是想和你说说,此次那几位天尊请我去说了些什么。你应该知道,若不是有十分要紧的事情,你在康州城内动手时,我应该是在场的,不会去别的地方,而且其他势力也会有天尊在康州城。我们之所以都不在,就是因为……”

镇天诀在前面,已经配合混沌剑芒将那盾牌炸裂,在易峰的魔剑一击之下,盾牌顿时爆开,可越贤的父亲却是已经退避开了老远。

如果敌人已经确认了那月牙玉乃是当初巨灵神族族长的至宝,只怕是就不会有从长计议的打算了。而月牙玉的强大之处,易峰是不会说给别人知道的,别人也看不出来,毕竟整个神界大陆也没有几人对那月牙玉了解太多。

“奶奶的,人啊有时候真的不能太得意,更不能太大意,我怎么就没想到革膺帝君的儿子革坦会有如此造化呢?”易峰此时有点自责。确实,如果他知道革坦会有今日之成就,估计当时不会那么痛快就杀掉革膺帝君。

由主宰级高手控制的某个神界大陆,一片远古大山之中,有着一片终年被雾气朦胧的山谷,此时山谷上空正电闪雷鸣,一个漆黑的漩涡正在高空飞速旋转。

虽然应成子在赛前再三交待易峰要拼尽全力夺下冠军,可师傅星尘子却是让易峰避免再次受伤。至于易峰能不能摘得桂冠,星尘子可是一点都不在乎。

易峰可不管它是什么仙阵、魔阵的,直接调头就走,他可不想进去冒险。

炎傲犹豫了下,还是动手了,而一边与他同来的青年高手,个个都是神色复杂,他们都知道那战刀的厉害,可前面的大战已经输得太惨,此时这位女子又厉害的诡异,炎傲要动用那把战刀,也是为了给大家保留几分颜面,毕竟这一场是不能再败了。

炎傲当空爆喝,战刀的杀意已经透出,不饮血是不会停歇的。

只有天尊级高手,自然也已经知道了易峰二人的存在,只是天尊想要在茫茫神界星空中找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们更愿意易峰二人自投罗网,毕竟所有消息都可以证明易峰二人正朝神界大陆而去,而神界大陆则是天尊们的地盘。

鉴于此,易峰决定绕个弯儿,悄然返回,到迷幻森林外围就行了。

易峰召回斩天剑,向前行了十几米,却是见到一个全是黑色液体的水潭。

“小子,好奇的话你可以进去碰碰运气,我看这仙阵虽然十分高明,但却不完全是个杀阵,应该有安全的道路可寻。只可惜那些进去的人,以他们的修为根本看不透其中玄机,贸然冲撞下,必然要死伤惨重。”斩天对迟迟不愿离去的易峰说道。

直到此刻,无数仙人的第一波攻击浪潮才席卷而来,可极品仙剑分出的剑光个个都有极品仙器的攻击力,那些仙人的法宝飞入剑之领域后就当即被剑光击中,品级稍低的直接就崩溃,就算是极品仙器进来也要受创而退,除非是神器方能攻到易峰三人身边,可是这些仙人们哪来的神器啊。

而在易峰与沙鼠妖言语之际,那些后来的神君级高手也纷纷围了过来,却都是感激地看了易峰一眼,神情之中还多有畏惧之色,随即就纷纷盘腿坐下,也开始吸收小树中流溢出的能量来疗伤。

做完这些后,易峰貌似很痛惜的样子,将斩天剑与一块玉简抛了过去。其实易峰知道,自己与斩天剑的认主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斩天才能控制斩天剑认谁为主,就算是现在解除了,实际上斩天剑还是易峰的。

而此时,易峰则是已经通知斩天剑赶紧发动星空剑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724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