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根盘蒂结
作者: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章节字数:27243万

“成事在人,谋事在天。谁说凤离嫡女不会嫁给皇上。”前朝灭亡前,不就是有这样的例子1;148471591054062嘛。

找到靠山就嚣张了?

九州帝国不需要他们,他们也不会强出头,他们会安守已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在围观的人群中,有一男一女与普通百姓显得格格不入,这对男女便是步惊云与秦宝儿。步惊云胡子拉茬,双眼萎靡,一脸颓废,看上去就像一个落魄的大叔,丝毫没有天下第一庄庄主该有的风采,至于秦宝儿……

“九州地图要集齐九张才有用,只有一张放在我手上也是无用,便是送给蓝侠客又有何妨,只不过……”三王爷见自己抛出来的饵有用,便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等蓝九卿上勾。

四国九城的人越打越少,九皇叔的水军却不见减少,或者说减少的缓慢。

在“海盗”们大杀四方时,有将领出来喊话:“降者不杀。放下刀,站到右边。”

“你这个将军倒是个人才。”江南王身体不好,凤轻尘便和清王一起来城头。

负责协调的也是医学院的学生,由云潇和王七选出来的,在医学院颇有名声,组织能力也强,不过第一次上手,还是有些青涩,细节方面做得不够好。

洛王的亲兵在皇城算历害的,可和九皇叔的人相比,就差了一截。九皇叔这些人,个个都是历经生死,从一场场生死之战中爬出来的。

凤轻尘郁闷了!

凤轻尘点头:“有道理,我不能拿你的错误,也影响建房子的进度。”

她不擅长解毒。

九皇叔刚把自己收拾好,马车就停了下来,车夫在外面犹豫了很久,才小心意意地的开口:“爷?”

“你明明知道,那不是什么书斋。”凌天咬牙切齿,心里暗暗后悔,他真正是鬼迷了心窃,居然跟着这个疯子造反。

她从棺材铺跑出来有一刻钟了,那些人肯定发现了。

他绝不能让人知道,他的身份!

九皇叔说三天内灭了连城,绝不是说说而已,凭九皇叔现在的能力,他完全做得到,敏夫人根本不敢冒险。

呜呜呜,倒霉的又是他们,不知道九皇叔会不会和上次一样,让厨房准备一堆的酸菜,一想到那酸得倒牙的菜,太监就泪流满面。

“轻尘,看到你没事就好。”王锦凌朝九皇叔点了点头,无视九皇叔的冷脸,笑着看向凤轻尘。

今晚,怕是有一场硬仗要打,九皇叔既然提前告知了他,他必要提前做些准备,以免……被波及了!

他又不是死人,被个女人如此摆弄,要是没反应那才叫怪呢。

发生什么事?

抬脚……鞋尖抵在暄菲的下额,暄菲一脸羞愤,没有受伤的手握成拳,却不由自主地抬起头,与九皇叔对视。

“没有……我就算想取代王族,也不会对战王下手。”六长老坦然地看着七长老。

“当时皇上和皇后在这里,吃什么?”翟小明饿的有气无力。

“有凌默在,思行不会出事。”真要出事了,也会有消息出来:“让天宇去北陵找找,也许在雪地里迷路了。”

“行,你说是就是。”云潇不和王七这个兄控多说,摊开奏折就写了起来。

大家资料共享,经过五年的努力已大有进展。不出意外,凤轻尘和元希先生的交易,很快就要完成了。

凤府的马车确实招摇,符临既然早就安排好了,凤轻尘自然不会拒绝,和符临换上一辆不起眼的马车。

可……九皇叔忘了,他的女人姓风为轻尘,一个和他一样,骄傲到不可一世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轻易的低头。

九皇叔忘了他回头还要跟王锦凌商谈,攻打玄霄宫的新方案,没有暄少奇,哪来的新方案。

在东陵的地盘,又挑了一条死路,将九皇叔活活炸死,事后官府还找不到凶手,这怎么看都像是皇上的手笔。

“我出去看看。”凤轻尘看了一眼,与鬼将缠斗的九皇叔,确定九皇叔不会吃亏后,便带着兵符走了出去。

有权有势真好。

她再次肯定,九皇叔这是报复,报复她之前的利用。

“迷路就迷路,我们怕什么。”九皇叔带着凤轻尘,一路挑小路走,好在这马还算有灵性,没有傻傻地撞树。

当然,依靠智能医疗包里的技术,并不需要从从脊椎中采骨髓血,到时候元希并不需要手术,只需要通过静脉处采集全血,通过血细胞分离机提取造血干细胞就行了。

“好,我这就派人通知元希先生。”面临与生死有关的大事,哪怕是从小被教育,泰山崩于前也要面带微笑,从容不迫的崔浩亭也乱了。

“我不需要你怕,我今天要清理蓝氏门户。”蓝九卿招招凶狠,剑剑直取命脉,玄情也不遑多让,手中的红绫如同蛟龙,朝蓝九卿心口、四肢飞去,大有取蓝九卿性命的意思。

只见数道剑光闪过,蓝九卿和玄情之间扬起一片血雾,待到血雾落下时,玄情也咚的一声倒地上,她的四肢各有一处伤口,现在还在流血。

既然豆豆不会走,又要找思行看病,那就没有必要派人看着他,浪费人力。

可惜,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出身。

他们一定会让皇上好看!014没死

拒绝?这辈子都别想拒绝,九皇叔握紧凤轻尘的手,提醒她回神,同是语带笑意的道:“今天我们就去看一出酒后乱性的好戏,敢算计本王的人,就要付出代价。”256爆炸,凤府最安全

果然,她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夜叶要是死在这里,就是他的责任。1474外人,你是什么东西

不过是个假嫡女,却比真嫡女还有派头。

糟了!

秘道里面的路错综复杂,凤轻尘虽然不是路痴,可走在这种完全一样,看不见尽头的暗道里,别说东南西北了,就连左右都分不清。

凤轻尘吸了口气,在心中默道:“蓝九卿,我也可以做到!”

这个时候,他宁可凤轻尘大呼大叫,这样他心里好过一点。

“你教出来的徒弟怎么可能是差的。”翟东明陪着凤轻尘说话,让凤轻尘不再光想着她的伤。

“你这是自谦了,你能教他的很多,不然孙太医也不会让思行拜你为师。”人就是这么奇怪,之前看你不顺眼,就觉得你什么都不顺眼,现在看你顺眼了,就觉得你哪都是好的。

没有援兵,依邰城的武力根本不是黑骑的对手,难道他们就要这样等死?

“诸葛先生说得对。”邰邵双眼一亮,连忙起身:“快,把凤轻尘带来。”

黑骑一到邰城就发起猛烈攻击,打得他们晕头因转向,连防御反击的时间都不够,哪里还有空想其他的事。

就算卢家没有暗中动手脚,他也不会拿黑骑冒险,用一千人对邰城的大军,他还没有自大到那个地步……

林大人和血衣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轻尘往外走,心中暗想,这姑奶奶又抽哪门子疯,不是来要人的嘛,怎么人没要到,她就走了,难不成真怕他们血衣卫了。

苏绾在南陵的行动,虽不说非常顺利,却也没有多少障碍,与南陵锦凡联系上是早晚的事。

“不可能,王不会骗我们!”百鬼宫的人坚定的说道。

九皇叔没有理会东陵子洛,依旧背对着他而站,静静垂在身侧的衣摆,无声的诉说,衣服的主人如何的目中无人。

“既然不是鬼,那我们也不必等到天亮再动手了。”暄少奇看了一眼九皇叔,九皇叔略一思索,示意暄少奇继续。

步惊云带来的这批人,正是九皇叔留给王锦凌备用的,王锦凌调他们去皇家寺庙保护敏夫人,结果却被步惊云给调走了。

在这么下去,九皇叔该废了。

凤轻尘将信将疑,打开盒子一看,里面的东西果然如九皇叔所说的那般华而不实,相当的贵重,饶是凤轻尘也忍不住叹道:“陈家好大的手笔。”

九皇叔轻轻吐出两个字:“你家!”

可当初因为凤轻尘懂医术,才提出比试医术,所以,即使比试的规则都朝苏绾倾斜也没有人多说,凤轻尘更是不会提,这个时候提出规则不公,不是打自己的脸嘛。

事实上,太医们选出来的十位病人都很不一般,不过凤轻尘也没有打听对方身分的意思,他们只是医患关系,彼此间建立基础的信任就行了……1495杀招,起死复生

“动作快一步,我们先进城。”凤轻尘抱着小孩城门挤,同时出声提醒十八骑。

就在凤轻尘抱着小孩,快要被挤到边缘时,左岸师父解决了拦路的杀手,一路杀到凤轻尘身边……

“林大人,你到看我敢不敢,现在你要不要把人交出来,只要你把孙思行交出来,今晚的事我们好说。”凤轻尘素手而立,浑身散发着一股厉气,而她的头上正好插着先皇御赐的凤钗,又将这厉气给抚平了几许。

她们很快就会再见,站到洛王那边的明微公主,已经彻底和他们撕破脸……

这不是让不让他们住进来的问题,这攸关双方的面子,洛王的人当众打他们的脸,要不反击他们就是孬货了。

王锦凌也知道凤轻尘此时所承受的压力,但为了凤轻尘的安全,不得不再次提醒:“轻尘,你必须掌控杀手界,不然的话,你这辈子都得活在担惊受怕中,这一辈子都要背负被暗伤的阴影。”

这样的轻尘没有什么不好,乱世将显,一味的慈悲只会把她身边的人累死,这天下没有无辜的人,。

可凤轻尘又知不知道,他的心也很小。也许,凤轻尘一辈子都不知道吧,王锦凌惆怅的望着远方,有些失神。

孙夫人将绷带全部减掉,凤轻尘背后鲜血淋漓,可这还不够,孙正道取出一把青铜戒尺,在凤轻尘背上敲打起来,直到凤轻尘整个背部没有一块好肉为止。

大公主把连城交给蓝景阳就回玄月宫了,连城几个老人只得去找蓝景阳,蓝景阳先是一怔,随即毫不在意道:“不过是一块令牌罢了,从今天起九州令牌没有任何用处,不再代表蓝氏皇族。”

信中要求谷主立刻从江南撤退,将谷主所有资源和人脉清点,日后这些资源与人脉,必须全部用在蓝景阳身上,为蓝景阳铺路。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九皇叔只有望穿秋水,等凤轻尘和孙思行来夜城了。

在王家,王锦凌不知道哪些人是敌,哪些人是友,这个法子虽然风险很大,但绝对实用,经此一事,正好可以考验一下手下的人是否忠诚。”这也就是对凤轻尘,要是别人问,九皇叔根本不会解1;148471591054062释这么多。

“云公子有心便好,云公子要是不忙,今晚就与两位大夫,在这里小歇一晚如何。”九皇叔这话说得客气,可却不容人置疑。

罢了,看在你连命都可以交给本王,本王就信你一回。

“太医的话你听到了,你可以放心。”凤轻尘一边和九皇叔说话,一边轻轻地抚着肚子。

“没……没关系。”九皇叔突然笑了出来,看凤轻尘一脸羞愧,将头埋到被子里,眼中的笑意更甚,弯腰将枕头捡起来,再次走到床边。

凤轻尘动作很轻,按理紫情她们都会武功,应该会惊醒才是,可偏偏她们却睡得特别沉,完全没有惊醒的迹象。

暗卫处理完紫情十二人,便在暗处给蓝九卿留下记号,好方便蓝九卿顺着记号找他们。

他们身为孩子的亲生父母,肯定要比王锦凌那个义父,享受更多才是。

“扑哧……”凤轻尘忍不住笑了出来:“奶宝会哭死的。”可怜的奶宝,不过凤轻尘不得不承认,九皇叔这一招比什么威胁好用多了。

父皇给他提的主意,真是赞到了极点,想想都觉得有爱呀!

“好了,好了,不就是一道疤嘛,在脚心上也看不到,不会影响你选驸马。”皇后娘娘头痛的要死,却又不得耐心的哄女儿几句。

“怎么可能?”安平公主跌坐在床上,也顾不得脚上的疼痛:“母后,凤轻尘到底有什么,父皇为什么不杀她?皇兄那么讨厌她,又为什么不杀她,还有王家大公子,为什么要帮她。”

鬼王嘴角逸出一丝血迹,低头看着刺入自己腹部的剑,又看向一动不动的九皇叔,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该死。”鬼王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恨恨地甩掉手中的血,鬼王再次按住自己伤口,眼见九皇叔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鬼王没办法,只得将刚刚抢来的九州令牌,朝一旁的苏文清砸去。

步惊云不是九皇叔的在对手,好在九皇叔经过激烈的战斗后,动作已经迟缓了许多,步惊云勉强能在九皇叔手下过几招。

暄少奇靠在身后的尸体上,听到秦宝儿这话,整个人都懵了。

还有,九皇叔似乎不对劲。

幸亏此时与他交手的人是步惊云,要换作是敌人,九皇叔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死。

九皇叔不止一次在想,是不是寻个机会,把事情和凤轻尘说清楚,毕竟这么隐瞒下去也不是办法,可是……

这些人忘了,如果不是凤轻尘,他们早就死在皇上与皇后的盛怒之下了。

语毕,才知自己说错话了,正想要辩解一二,却对上凤轻尘那双似洞悉一切的眼神,胡太医顿时语塞,只一张脸青白相交。

在回凤府的路上,路过药房,顺手买了一个药箱和一些中医要用的东西,放在里面撑场面。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724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