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石枯松老
作者: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章节字数:27243万

秦浩“哦?”了一声。

    ------题外话------

“谢芳华,你不会死在了无名山吧?”

三皇子虽然也武兼备,但是比起四皇子来,便是平平寻常了。

“是这封信吗”谢云澜从怀中拿出一封信。

旨意转日到临汾镇时,谢墨含算着日子,距离谢芳华和秦铮大婚还有四日。他立即收拾东西,和崔意芝一起回京交差。

皇帝和忠勇侯、永康侯、左右相等人也立即向灵雀台外看去。

云水顿时恼怒,“你脑子锈了?为什么不与秦钰合作?”

不多时,云水悠悠醒转,发现自己坐在马上,四周都是轻骑,他慌乱地回头,见到身后坐着的言轻,才定了定神,低声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过了片刻,秦钰移开视线,“你的意思是,你将人送回京中,我再要他们,便不算从你手中截人了是不是?”

“好一个血缘之亲。”谢芳华挺直脊背,“你最好记住你今日之话。”话落,她扔给言轻一个玉瓶,回头对谢云澜道,“云澜哥哥,我们回去。”

...官道上积水颇深,大雨噼里啪啦地打在车顶上,发出连串的响声。

玉灼见他不乱动,还算懂事儿,便躲回车前避雨。

“看来你是有心愿了!”秦铮垂下头,收了笑,低声道,“我也有个心愿。”

秦铮看着她,扫见手中的药,嘴角露出难受的情绪。

门打开,秦浩进了屋。

秦铮应了一声。

“咦?秦铮兄,不会吧?你……你竟然在烧火?”燕亭来到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大叫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

秦铮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听言!”秦铮教训完人,对外面喊了一声。

“别呀,铮哥哥,你知道我喜欢白狐,一直想看活的。”秦倾的模样恨不得立马看到。

燕亭睁大眼珠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喂,秦铮兄,往日你都看得紧,今日怎么就这么放她单独陪秦倾出去了?你就不怕那小子喜欢了她?”

“大管家,什么事儿?”侍画站起身,迎上喜顺询问。

只见秦倾抱着胳膊躺在床上,疼得打滚,脸色白得跟纸一样。

二人凝神静听下,只听程铭的声音传来,“秦倾,你怎么了?”

灯火明亮下,那两只大毒蝎子有巴掌大小,头部紫红,显然身有剧毒。且,这样的毒蝎子,是被人养着的无疑。

秦倾想起是偷偷溜出京城的,而面前这两个人看起来的确不好惹,若是动起手来。除了几个人身边各自带着的护卫外,他们五个人没有一个是武功好手。没准真会吃亏。他哼了一声,“便宜你了,别叫我下次再看到你杀人?”话落,他挥手撤回了护卫。

大长公主面色现出凝重和愁容,压低声音说,“你们不明白,你被梦魔这件事儿,哪里有那么简单?娘不想继续查下去,也是不想我们大长公主府卷入其中。京城内外接连出事儿,今年真是多事之秋。”

“他们不放心边境之战,处理完事情,早晚也要再去漠北军营的,总能见到。”秦钰道。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果然当皇上好,想发脾气就发脾气,想打人就打人。”

“你来说吧。”李沐清偏头对郑孝扬道,“我昏迷几日,醒来后,就知道她已经查出怀孕了。”

“王妃说得对,芳华身体不好,怕皇上和您知道了担心她。”李沐清道。

李沐清站着没动。

李沐清微笑着看了郑孝扬一眼,郑孝扬眨眨眼睛,二人一起走了进去。

众人抬眼看来,见韩述后背光滑,没任何异常,真的看不出有针眼。

“你清楚就好。”秦铮冷冷地道,“既然交给我了,就任何人不准插手,你也不行。”

“公子呢?”赵柯问。

秦钰点头,摆摆手。

“我既然接手谢氏暗探,就会重新整顿。”谢芳华道,“几百年来,北齐顺着丝线,

秦铮冷哼一声,“他倒是有个皇帝的样了。”

秦铮看了他一眼,目光定在他身上,猛地顿住,眼神顿时凌厉了几分。

“京中连环杀人案,孙太医、韩大人接连被杀。”秦钰道,“这事情如今还没个结论,外面都传会无疾而终。”

小泉子吓了一跳,“皇上,这从何说起啊”

小泉子住口,不言声了。有些话他能说,有些话皇上能说他不能说。

不过无人敢问。

谢芳华点点头。

所以,官员们严厉彻查,同时三箴其口,严格有效地执行秦钰命令。

秦钰皱眉,走到她身后问,“怎么了”

“那路途中呢再出什么事情呢”秦钰看着她,“你没找到他之前呢到底什么事情,非要你出京证实不是说好交给李沐清和秦铮的吗”

“王妃知道了会很担心,还是不必了。”谢芳华想了想道。

街道上还残留着昨日大雨过后的清新之气,马踏到地面上,也无丝毫的烟尘卷起。

谢芳华难得见到秦铮大方,不由好笑。

    “别碰我!”谢云澜见她的手要碰到他,顿时低喝了一

    谢芳华手猛地一僵,立即瑟缩地后退了一步,眼眶更是红了地慌乱无措地看着他。

    谢云澜眸光一暗,没言声。

    风梨点头,立即跑去了小厨房。

“还没睡醒?那你继续回去睡,明日正式学课,你就不能这样了。”秦铮丢下一句话,向外走去,两步之后又道,“你今日省了一顿午饭,晚饭和听言一起吃吧。”

秦铮措手不及,抖掉的梅花瓣散落到了地上。他眼睛瞬间眯了眯,偏头向她看去。

“听音!”外面传来翠荷的声音。

------题外话------

谢芳华点头,走了过去,先给李如碧清洗了伤口、消毒,又掏出怀里的上好的金疮药和凝脂露膏,给她涂抹上,深深的鞭痕,几乎露骨,最后给她半边脸都包扎上,洗了手,又走到桌前开了药方,递给李沐清。

秦钰脸色微沉了沉。

她给了他一个出色的儿子,让他骄傲,承接他右相府的门第,死亦有接班人。

“那怎么办”崔允立即问。

“恭喜老侯爷”秦钰见到忠勇侯,含笑恭喜。

“人人都说太子温和,铮小王爷狂妄霸道横行无忌难相处。可是了解他们性情的人,还是能从中看到不同的区别。”谢墨含叹了口气,“但愿太子能够看明白,否则,即便心软的人,也有不可碰触的逆鳞。你就是秦铮的逆鳞。他都能狠下心刺你三箭,又怎么会狠不下心让江山染血”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

&n

英亲王妃愣了片刻,“你说得也有道理。”

侍画、侍墨拿着鱼去了厨房。

谢芳华看了秦铮一眼,若谢氏族长一脉是傻子的话,也不会一直掌管着谢氏族权了。虽然谢氏族长一脉无人入朝为官,但却有着随时能面圣的特权。不在朝,却可以言朝。先去探寻了皇上口风,再去忠勇侯府,摆明了此事听皇上和忠勇侯的决断。若是那两方准了话,他再斟酌行事。

“永康侯府送了大长公主府好大的一个人情!”秦铮摆摆手,“说完了?再没了?”

他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必定能传出去。尤其外面画堂那几人都是耳力极好的。

因为起得太猛,牵动了腰肢,她嘶地一声,倒抽了一口冷气。

秦铮站在木桶旁,似乎有些舍不得将她放下,看了她片刻,直到谢芳华脸都红透了,他才慢慢地将她放进木桶里。

侍画侍墨闻言点头,立即笑道,“我们这就去找,小王爷稍等一下。”话落,向存放嫁妆的屋子走去。

大红的喜服穿在他身上瑰丽俊美,暗红的长衫穿在他身上,尊贵艳逸。真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谢芳华点头,“怪不得秦钰急匆匆去治水了,粮草兵马,农业收成,直接影响今年的国力。”

“我记得哥哥身边跟着秦钰派给他的初迟。”谢芳华问。

“嗯?”谢芳华看着他,“为何?”

“皇室隐卫这些年一直盯着忠勇侯府,忠勇侯府有风吹草动,也是瞒不住皇宫里的皇上的。”谢芳华道,“况且,他们离开之事,又不是特别隐秘。”

侍画有些担忧,“小姐,皇上会不会责难?”

不多时,侍画回来,禀告,“小姐,王妃说知道了。昨夜老侯爷临走前,派人给她传了话。她说京中这么乱,老侯爷多年来被困在京中,如今出外游历避世也好,是上上之策,只是沿途一定要护卫好,皇上能得到消息,那么,别人也能得到消息。”

“你说是不是?”谢芳华又问他。

秦铮张了张嘴,喉咙似乎被什么哽住,说不出话来。

谢芳华看着秦铮,她能体会他此时这种看起来凝定不动,却心中掀起滚滚涛海的感觉。他们夫妻一体,夫妻一心,她刚在把脉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按着流动的喜脉,即便她自诩医术高绝,但也觉得不真实,怕自己诊错了,一直地摸着,才渐渐地感觉真实。

一切都是她熟悉的。

哪怕……

秦铮和谢芳华对着高堂的首座拜下。

秦铮和谢芳华转过身,面对彼此,缓缓拜下。

二人中间隔着花团,隔着红盖头,隔着一步的距离。可是忽然间还是觉得什么也没隔着,什么也隔不住。

满堂宾客说笑喧闹中,秦钰沉着脸,一言未发。

秦铮

“我若是三岁小孩子也就罢了,四皇子这番言语对我不管用。”谢芳华感觉雨大了些,下车时因为情急,见月娘危急,便着急出手了,没打伞,她蹙了蹙眉。

春花、秋月看她的意思是想进去看看,便上前推开了关着的门。

秦铮接过圣旨,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谢芳华整个身子颤了起来,“是我太笨,若非你有前世的记忆,如何会在那么小就等着我从无名山回来,对我说念了我八年,若非……”

秦铮气极而笑,“谁想要将你变回去了是你记忆苏醒之后,根本自己解不开心结。我若是真想让你变成前世的模样,我如何会放任你去无名山”

秦铮大怒,“事实是什么耳听是虚,眼见都不一定是真的。”话落,他伸手用力地戮了戮她的心口,“要用这里感受,你说,用你的心来想,我是会娶李如碧的人吗”

谢芳华沉默。

“对!哥哥,你说得很对!你不去做捕快查案都可惜了人才!”谢芳华放下杯子,笑吟吟地对他道。

“你是不在乎,但是你媳妇儿在乎!”英亲王妃笑着嗔了秦铮一眼。

英亲王妃见秦铮听话,转回头,对谢芳华重新绽开笑意,“这回他退远了,过来吧!”

英亲王深深地叹了口气,歉然地看了谢墨含一眼,伸手拍了拍谢墨含的肩膀,有些恼意,又有些羡慕地道,“铮儿这孩子真是让他娘给惯坏了,他若是有墨含你一半我就省心了!”

秦铮冷笑一声,“一个谢氏长房怕是还不够施展这连环局的手法!”

谢芳华见哥哥看来,想了一下,缓缓开口,“这件事情既然不止是谢氏长房自己要害我,那么,既然还牵扯了别人,就要彻底地查清楚。”话落,她看着皇上道,“皇上,没查清楚之前,不能只凭一个王财就做定论。不管是谢氏族里用族规,还是交由皇上处置,我觉得都要先查个水落石出,再做处置。”

“是!”吴权立即走出了大殿,去外面皇帝的近身亲卫里吩咐人了。

“是!”青岩等在外面,听见秦铮的吩咐,也不进殿,而是从腰间抽出一个绳索累的东西,瞬间便卷了地上的王财到了手里,提着消失在了门口。

林太妃感慨,“没想到法佛寺竟然内部也有这么多的规制。”

谢芳华看向永康侯夫人。

燕岚立即伸出手,递给她,“那我就不客气了。”

言宸向外看了一眼,见永康侯夫人和燕岚已经到了宫门口,他平和地道,“不管你做什么,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无论多少人非议你,我始终会站在你身边,你要做什么事情,交给我就好。”

言宸叹了口气,“我会倾天机阁所有势力,尽力拦截。”

“有本事,有能力,还要有魄力,有手段挑隐山的人……”谢芳华说着,便住口不语了。

言宸点点头,“趁着这个机会,我暗中去了一趟距离京城最近的隐山。”

言宸看了他一眼,那人立即住了嘴,不敢再言声,恭敬地带着昏迷不醒的玉兆天,对剩余的三百多隐卫,一摆手,齐齐地向后退去。

谢芳华看了一眼天色,日头已经落下,天要黑了,她与秦铮一起继续向忠勇侯府走去。

青岩退了下去。

秦铮不解地看着她。

“你听到了吗?”秦铮低头看着她,“你说话!”

谢芳华轻轻吸了一口气,看着齐云雪,“公主拿这个做交换,是什么目的呢?”

“你想要拿李沐清的命换他们二人?”秦铮问。

秦铮懒洋洋地道,“那有什么?这京城里还有谁和娘一般心肠好?今日你见了她不要,明日别人没准也见到了她的手法妆容喜欢讨了她去。到时候这个你看起来怜惜的丫头指不定有什么下场呢。”

“自然!钱都拿出来了,娘还以为儿子和您开玩笑?刚才说好让您要的,您不要可不就我自己要了。您这个时候可不能反悔了啊。”秦铮醉醺醺地看着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由人侍候着离开。

“我这不是直接问了吗?是你不回答我。”秦铮放下茶盏。

“你真不知道?”秦铮闻言又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桌案上的谢氏隐卫令牌,对她问。

“玉霞坡距离渔人关两百里,我北齐一下子撤退了两百里?”言宸的声音忽然拔高。

他们发现,南秦军纪严明,南秦的皇上说不欺诈百姓,就不欺诈百姓,顿时也觉得没那么可怕了。于是,关中的百姓们虽然小心翼翼,但也依旧照常生活。

谢墨含大惊,“这是怎么回事儿?”

谢芳华觉得秦铮说得不无道理,不由觉得头疼,气恼地骂他,“都是你没事儿找事儿?我用得着你夜里看着吗?好好的觉不睡,还拐了王妃下命令,尽是馊主意!”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724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