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樱花梦子 第71章:铁案如山

樱花梦子

狸扑扑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8832

    连载(字)

38832位书友共同开启《樱花梦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铁案如山

樱花梦子 狸扑扑 38832 2019-09-02

大部分的人自以为是拥有很多朋友,可到了哪天一无所有的时候,身边连只狗都没有。像尤歌这样的人,她的想法很简单,她就是想有人能陪她玩,陪她说话。她不懂,这种感觉叫做——孤单。

但很快尤歌就看到某一只游艇上出现了一个修长的身影,穿着花衬衣牛仔裤,戴着墨镜,拉风又帅气的男人,就跟蝴蝶似的,怎能不引人注意。

尤歌真是拿他没办法,只能暗暗告诫自己不要分心。

“哦?”容析元回头看她,眼中的欣慰亮起了繁星点点,心里一动,握住了她的手:“如果有一天我变得一无所有,你会不会跟我离婚?”

云珊像是没听到陆晓东说的话,刀子似的眼神盯着苏慕冉:“你记住,过去的事,只能怪你自己优柔寡断错失良机,现在晓东是我老公,我不允许任何人觊觎他,如果你实在是不甘寂寞缺男人,我马上都可以给你找十个八个,保证能满足你!”

容析元看到尤歌,也没多想,只是随口说:“倒杯水来。”

“好吧,既然你知道错了,那我就不说了……”尤歌温柔地抚摸着馋馋的毛毛,眼里尽是满满的爱。

不过尤歌不会一整晚都让孩子这样睡在她左右两边的,为了孩子的安全着想,等孩子睡着之后,她会将他们抱到小chuang上,以免大人熟睡之后不小心压到孩子。

尤歌抱着他的脖子,轻咬着他的耳朵,柔声说:“给你半小时时间够吗?”

“你又忘记了,我们是未婚夫妻,后天就要正式登记结婚了,现在是预先练习一下,免得婚后你不适应。”男人大言不惭地说,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唇,眸光灼热无比。

“郑皓月,你可知道市二医院的廖院长?”容析元忽地冒出这句,俊脸上的冷意却越发深沉了。

许炎一声冷笑,桃花眼里泛着寒芒与讽刺:“原来是顾及家族声誉,我还以为你真是紧张尤歌呢。”

原来,许爸爸跟这个姓苏的男人,是旧识,在许炎还没出生的时候,许爸爸就和姓苏的是邻居,后来两人都离开了原来生活的地方,姓苏的去国外做生意,很少回国,直到最近才回来,看到原来住的地方大变样了,地上建起了广场,周围还有高尔夫俱乐部,而老板,就是许爸爸。

他能不能听到尤歌的呼唤,能不能听到孩子都学会叫爸爸了?

因为这件事,她第一次知道了“朋友”的含义,知道了某些所谓“朋友”只不过是为了利用她的傻。

尤歌当然知道许炎只是嘴上说说,不是真的嫌弃。

“太好了,支持现场鉴定,还宝瑞一个清白!”尤歌第一个叫好,声音清脆悦耳,饱含着她对宝瑞的信心。

电话那端的人显然也很兴奋,吩咐这手下走近些,他要亲口听到鉴定的结果。

他故意加重了“侄子”二字,显然是在说明他已经肯定贵妇在撒谎。

确实该滚,但是……

一瞬间,尤歌感到胸口处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压抑的心情再也难以平静,陡然上前一步走到翎姐身边,一把就将翎姐盖的被子掀开!

可尤歌和佟槿也忽略了一点……这里不是娱乐场所,也不是酒店,这一层是商铺啊。

容析元早就料到是何家人干的,只是以前没有证据,现在沈兆带来的消息无疑是证实了他的猜测。唐虞梅,她确实是有动机的,她也有个女儿,但却不得chong,赌王平时不待见她,而那个连面都不曾见过的孩子却能得到赌王的惦记,谁都会不服气,谁都会动了杀机。

曾经,容老爷子是反对尤歌进容家的,仇恨放不下,自然也就不接受。可是经过了那么多事,加上老爷子身患胃癌,对人对事的看法都有了质的转变,他对尤歌的改观才换来了如今一老一小和睦的相处,就像是亲生的孙女似的。而他也知道,尤歌对他的关心,可比容家那群人更真诚。

这才刚回来没几天就要走,自然是难舍的。除了对尤歌,容析元也舍不得孩子,一会儿不见都会很想念,何况是这一走半个月。

许炎的手已经从苏慕冉肩膀上拿开,两人面对面坐着,表情都怪怪的。

不就是一种会发深绿光泽的珠子么,没什么特别的啊……尤歌就是这么想的。

“……”

这货歹徒不但计划周密并且极度凶残,以大货车自杀式的撞击来达到目的,那个司机在丢出烟雾弹和催泪弹之后就死了,这显然是策划人早就安排好的,要牺牲一个人,而藏在车厢里的两个歹徒更是谁都想不到的。

“我相信尤歌,她说是权宜之计那就一定是,她不会爱上你的!”许炎还在坚持着。

尤歌看着容析元和佟槿的胃口都不错,她也倍觉欣慰,那几年在国外的生活都是自己下厨,使得她对中式西式餐点都挺拿手的,这就为现在的婚姻生活打下了基础,起码能做一顿像样的饭菜吃,而不是佣人走了就只能吃面和鸡蛋。

离开了别墅,尤歌和容析元坐在后座,很少说话,两人依偎着,像连体婴儿似的,好像周围的人都不存在,只剩下彼此了。

容析元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抓住尤歌的小手放在他那……

尤歌被他这灼热的眼神给煞到,不由得一阵心跳加速,差点陷进他深邃的双眸中,还好她如今对这样级别的美男有点免疫能力了,否则真会痴迷。

尤歌微微摇头:“没事,我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会那么对我,其实,事实上确实是我伤害过你……”

佟槿发现尤歌在后边,笑嘻嘻地跑来拿水果,然后跑回卧室去了,这回他还真识相,不当电灯泡了。

可老人家并不知道尤歌其实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进场,她只有尽力而为了。

很快,就见里边的窗户人影晃动,出来开门的女人穿着浅色翠花裙子,胖乎乎的身材肉嘟嘟的脸,灵动的大眼闪耀晶亮,笑容明媚就像此刻天上的艳阳。

四年了,尤歌消失了四年杳无音讯,他刻意压制着不去想太多,他宁愿幻想着她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活得好好的。

“唔……许炎,你不知道我刚才多紧张,要不是你来得及时,我可能就把持不住了。他的眼神太犀利了,好像要把我刺穿似的,我差点就招架不住。”她轻轻呼吸着,脑海里还回想着刚才的一幕。

“汪汪……”

郑皓月参加这样的会议却不是以总裁的身份,实际上对她来说是种痛苦。她只能发挥脸皮厚的特点,无视某些高管异样的眼神,有模有样地汇报澳门的工作。

容析元哭笑不得,无奈地说:“这还用问吗,除了你,这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