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樱花梦子 第35章:飞觥献斝

樱花梦子

狸扑扑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8832

    连载(字)

38832位书友共同开启《樱花梦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飞觥献斝

樱花梦子 狸扑扑 38832 2019-09-02

在秦羽看来。

龙族核心星球……绿晶星。

“好了。”侯费直接咋呼呼道,“你马上感应一下你主人黑羽现在大概的位置在哪,飞禽一族的地图我们已经给你了,你给出个大概区域。”

秦羽心中肯定,这长棍实际上只有一根,绝对不会出现三十六根,而靠眼睛和仙识根本无法辨别出到底哪一根是真实的,秦羽只有一次机会。

“砰!”“砰!”“砰!”“砰!”

“秦羽,我知道你有万兽谱,可是那没用的。”大猿皇以为秦羽要使用万兽谱,“你如果派出万兽谱的妖帝,传承禁地会自动出现一个和你所派妖帝功力相等,攻击力更高十倍的人出来。你派出的妖帝越多,禁地派出的人也会越多,你只能靠自己。”

惊天棍典之三十六棍!

秦羽不由惊叹起来:“这大千世界果然无奇不有,这清心风我从来没听说过,竟然可以保护人不受宇宙碎金流攻击。”

人影。

玄曦点头。

牛魔皇感叹道:“说实话,真正打起来,拥有传承宝物的龙皇、鹏魔皇可能比大猿皇稍略微强那么一丝,因为大猿皇并没有传承宝物。”

秦羽大惊。

见到蛮乾,这的确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只见史信、史炳、史战三人走了进来。

无名大哥?

那些地位普通的修真者们不知道什么万兽谱,他们只知道一件事情……‘禹皇一大批人围攻秦羽,最后反被杀二十六位仙帝,包括青血剑仙。最后唯有禹皇、木延得以逃脱’。

毕竟那日礁黄星被锁元炼火阵烧掉的事情,被礁黄星内许多人用传讯灵珠传了出去。在寂尽天火下都不死……九级仙帝的肉体都没这么强吧,唯有火麒麟或者凤凰了。

两界之间的传送价格果然高的离谱。

对于未知的东西,一般人都有着好奇心,秦羽自然不例外,这屋蓝说的没错,现在知道了对秦羽也没什么用处。

且不说秦羽在姜澜界中修炼,这一次秦羽开启万兽谱第三层,派出了其中的血龙‘敖无虚’狠狠地大杀一番,禹皇麾下精英几乎被屠戮一空,连青血剑仙在内都在这一战中被杀。

一名八级妖帝的超级神兽,就是禹皇也绝对不是对手。当年七级妖帝的敖无虚,就和禹皇相差无几了,如今的敖无虚更恐怖。

两个狼狈的身影凭空出现在这个星球表面。

“如果不是当初的逆央,你怎么可能命令我?”敖无虚根本没有瞧得起秦羽,“我只会在生死关头去保护你,平常时候你只有一次命令我的机会,等飞升神界,你必须还我自由。你如果不答应,杀了我便是。”

也瞿、敖无虚二人都惊讶看向屋蓝。

一旁的屋蓝笑着说道:“秦羽,也瞿粗头粗脑的,还是我来仔细说一下。也瞿他的本体的一种传说中的神兽‘霸王龙’。”

只见十六位仙帝脸『色』都有些涨红,道道手印诀结出,一丝丝模糊不清的金『色』火焰从他们手心『射』出,同时整个‘锁元炼火阵’也开始震颤了起来,宇宙中的能量开始疯狂朝‘锁元炼火阵’聚集。

神器战衣是神器,姜澜界也是神器。禹皇能够破吗?

姜澜界中的秦羽心中平静了下来。

禹皇脸『色』一变,喉间一甜,一丝鲜血从嘴角逸出。

“见过主人。”四人同时躬身道。

能够成功渡劫,也说明了对方实力,暗星界三大君主每一代都成功度过神劫,这暗星界三大君主实力可想而知,而且上一代金刑君,青帝他们还说是老大哥。被青帝这群人认为老大哥,实力可想而知。

“池青兄,这一次我找池青兄是为了这秦羽的事情。”禹皇直接道出来意。

场上围观的一大群仙人们都不敢说话了,第一他们是看出这个白衣男子到底有多强的实力,第二刚才那个青年人是个实力极强的金仙,但是却被一剑杀了。

“姥姥,晚辈自当努力修炼。”秦羽心中有些奇怪。

“你也来了,那个不孝子我是管不了了,这么多年竟然一直不回去看我一次。”龙皇无奈摇头。

龙皇微笑着点头:“恩,你叫我伯父,那以后看到无虚那个不孝子,你也可以称呼他大哥了。”

“那就劳烦了。”秦羽跟着这白衫青年身后。

“松石道兄,这一次青帝让我到这月牙湾见一个人,你可知道要见什么人?”秦羽询问道,在秦羽看来,松石毕竟是一个七级仙帝。

青衫男子翻手就取出了一杆竹笛,很是灵活地在手上翻了几圈,目光却是盯着秦羽:“你就是秦羽?”看青帝的表情,对秦羽也是有很大的兴趣。

说实话,秦羽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性』格的青帝的。

“羽梵仙帝,你这天梵印诀果然是够厉害的啊。”秦羽难得地笑了起来,一口气好几道黑洞之力狠狠地冲击着那‘梵印’。

因为禹皇和他距离太远,只有到‘传讯『迷』阵’内才能传讯成功。最后羽梵仙帝还是让冰涟仙帝将此事向禹皇汇报的。

秦羽一个大挪移踏上这个星球,心情轻松了开来,秦羽悠闲地走在碧波星的无尽山林之间,天空中时而有着仙人飞翔而过。

“想追我?”秦羽回头瞥了一眼冰皇城方向,“当初连白发血魔追我都那么困难,虽说那时候是剑仙傀儡之身,可是如今的我,比之剑仙傀儡相差可并不大。”

“想要逃跑?哼,即使你在禹皇、玄帝他们手下能够逃走,也休想在我手下逃走。”羽梵仙帝看着秦羽消失的地方冷冷一笑,随即再次追去。

忽然……

远处一道身形极速『射』来,秦羽灵敏的仙识一下子发现了来人。

相反,如果羽梵仙帝,只是施展百米范围内的域,域小,控制起来对‘域’中的人威胁要大的多。但是域小,要想敌人在域中难度也大。

“玉清子什么时候惹到了暗星界的人?这件事情必须让陛下知道。不,在这之前先抓住那个凶手,必须把事情弄清楚。”羽梵仙帝这时候的心境完全不同了。

“差不多了。”秦羽眼睛一亮。

‘域’展开。

秦羽看到羽梵仙帝出现,就知道要杀玉清子要麻烦点了。

“上。”玉清子、冰涟仙帝脸『色』皆是一寒,同时朝秦羽攻击过去。

破空指!

感悟了域,秦羽对战斗的理解又深了一层。

连禹皇和雪天涯这等高手,一口气坚持五年都感到心神疲倦,如果一个两三级的仙帝来监视,估计坚持一年就要休息许久。

这么多年以来,秦羽研究的主要是指法,因为无论是当初的暗星之力,还是现在的黑洞之力,都是凝聚到极点。

连续十道金『色』的指芒从秦羽手指上接连『射』出,这十道指芒并不是一起飞出,彼此都有些细微的区别。但是如果灵魂境界不高的人,根本察觉不到这十道指芒的区别。

“恩?有人监视?”秦羽很清晰感觉到有两个人的灵魂之力扫过‘姜澜界’所化的这颗沙石。

要从蓝雪星到仙界的人还真的不少,这个时候已经有大量的人才排队了。

秦羽微笑着道:“到仙界‘长明星’。”

只需要在禹皇的地盘小心点,不要惹事,自己就应该非常安全。

“十八帝?”

飘月星系白冰星‘白风城’内。

白风城的一座酒楼中,这酒楼在整个白风城都算得上豪华,酒楼后面还有着一个个安静的庭院,一日的住宿费用也达到一百块这么昂贵的价格。

青帝。

“滑冰?”两名守卫愕然。

有两个白衣女子笑呵呵地从秦羽身旁擦肩而过。

禹皇和雪天涯一时间就认定了秦羽是躲在青禹仙府之中,毕竟刚才那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靠瞬移、大挪移方法逃跑。

“雪天涯,『迷』神图卷、万兽谱这等宝物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我们只有齐心合力抓到秦羽才有希望得到『迷』神图卷、万兽谱。”

“而青禹仙府的幻术禁制,当年逆央仙帝还在的时候我也见识过,虽然算是玄妙,可是也不应该逃过我的侦查……”

“即使幻术禁制得到了改进,我们一时间难以发现,可是有一点绝对没错,那秦羽肯定还在我们周围不远。”禹皇推断道。

而如今秦羽正站在姜澜界的草地上,看着苍茫的姜澜界空间。

即使是禹皇、雪天涯二人联手也根本察觉不到姜澜界到底在哪里,他们的仙识、魔识已经不止一次搜索过姜澜界这颗沙石颗粒,却依旧只当成了普通的沙石颗粒。

“即使我不使用一丝能量,但是进入星际传送阵的时候……禹皇他们也会惊讶发现我所使用的那个星际传送阵在运转,可是内部他们却发现不了有人的气息,他们肯定会怀疑。”

这个办法虽然不错,可是秦羽想要去妖界啊,最近的距离必须通过仙界,如果从魔界走,则需要绕一个大圈了。

可惜……流星泪让秦羽的灵魂,和天地愈加契合,也愈加的灵敏。即使是八级魔帝,秦羽也能够模糊的感应到。

这两个自称‘雷锤仙帝’‘冰剑魔帝’的高手早就各自展开了自己的‘域’,虽然看起来空间还算稳定,可是秦羽知道自己一旦瞬移绝对是死。

“到底谁在地底厮杀?”一个个修炼者脸上尽是惊恐,如此厮杀一旦波及到他们,他们是必死无疑的。

知白仙帝到了如今,也不知道在蓝火星上中了他两道剑芒的是剑仙傀儡。他一直以为是秦羽本人呢。

不单单禹皇,那一直派人监视秦羽的雪天涯同样得到了秦羽逗留在蓝雪星的消息,也立马赶往了蓝雪星。

“金仙、魔王随处可见,连玄仙也发现了一个。”秦羽那敏感的仙识注意着周围人的实力,忽然秦羽身体略微一震。

闭上眼睛,秦羽意识完全沉浸入丹田‘黑洞’中。

就在这个时候两道金『色』光环道道金光相互流窜了起来,两道金『色』光环能量在交流中不断精纯着提升着,而黑洞也在缓缓转变着……

自己在凡人界的时候,随便一点点生命元力灌入普通灵丹形成的‘生生造化丹’,就可以让一个厉害的散魔一下子恢复能量。

而不像过去面对玉清子这样的一级仙帝剑仙,连近身都做不到。

蒙闳庄院中,对于已经达到七级妖帝的敖无名而言,百年岁月也只是弹指一挥间而已,敖无名虽然算是天才人物。

“那丫头叫姜妍对吧,我听银花姥姥说过。”隐帝看着姜妍远去的背影,脸上满是微笑,“在见银花姥姥之前,我还真的没想到在仙魔妖界,还会有银花姥姥这等高手。”

一座豪华庄院的某个后厅中。

“他有两件神器战衣啊。”血衣强调道。

终于,君落羽跟姜妍离开了,而秦羽、敖无名依旧呆在隐帝星。

有十比一的比例,在秦羽看来要让灵魂修为从地魂第二层达到第三层,时间应该比较短。

在秦羽刚刚控制的时候……

听到这句话,雪天涯心底略微松一口气。

血衣深吸一口气,然后上前走了两步。

这种道歉,秦羽根本懒得接受。

林隐脸上有着一丝笑意:“现在故事不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么?而且也该让霖儿知道危险了,到最后关头我们再出手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