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樱花梦子 第20章:今是昨非

樱花梦子

狸扑扑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8832

    连载(字)

38832位书友共同开启《樱花梦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今是昨非

樱花梦子 狸扑扑 38832 2019-09-02

大鸟身处空间黑洞之中,竟然没有被黑洞吞噬,带着黑洞向易峰冲了过来,道道锋利无比的风刃席卷长空。

不过,易峰晋级创世级了,自然不会任由小星球来吸榨自己,反倒是以盘古大神传下的创世级印诀来吸收星球上的能量。

赤炎灵剑在加入不少金属性的材料后,品质十分坚硬,与木属性的中品灵剑不差分毫,只是在灵性上稍差一些。当青暮锋的灵剑飞来时,易峰面色不改,手中的赤炎剑当即迎上。

易峰只是苦笑一声,并未接话,而后被小莲拉进了一家规模十分宏大的材料行。

南宫雪琪美目眯起,逼视着易峰,半晌后道:“那我可要领教一下剑宗倒底是强在哪里。来人,把梦嫣仙子带出去杀了。”

“易峰生平不曾欠谁人情,但对梦嫣仙子多有亏欠。易峰也算是对魔道有些贡献,不求嘉奖,希望雪琪公主能给个情面,放了梦嫣仙子,就当是对易峰的褒奖吧。”易峰还算客气地说道。他相信,若是一个理智的上位者,必定会答应。杀梦嫣仙子不仅得不到好处,还会惹来剑宗高手的疯狂报复;不杀的话,不仅不用得罪剑宗,还可以换到一位高级将领的人情。可乐而不为呢?

风灵力需要这样,漫天的星光之力,同样需要。领悟之后,易峰就有试一试的冲动,只是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展露出自己的实力而已。

那年轻弟子显然有点拘谨,面色通红地道:“不敢、不敢,应该是师兄你多多指教才是。”

“咦?”

五位全速前进的武门天尊,紧紧衔住易峰与魔化神婴,只求将易峰拦截下来,根本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可他们闷头前进之际,却不妨有一金色光团正在飞速靠近。

以一条星系之伟力,凝化一种神通法术,其威力绝对是撼天动地。要知道,当初斩天剑发动星河剑诀或星空剑诀,也只是不断抽离大面积的星辰之力,可却不会炼化一条星系来攻击。这个山腹的大殿,十分粗糙,却很恢宏壮观,长宽都有百米以上,而在大殿之中没有任何附加建筑,四面墙壁也是斑驳不堪,就像没有经过任何雕琢的一样。

不过,即便是不用担心原阳仙君,易峰也要考虑到那布置这里的帝级高手。

对于镇天诀的锻炼,易峰虽然不算很快,但也算熟悉。难怪老头可以在瞬间掐动出成千上万组法诀,易峰虽然是办不到,但却可以掐出几组神诀来。

让易峰诧异的是,四位神界大陆主宰发动的攻击,声势浩大无比,可没有击中两位不死主宰,也击中了几块石碑,竟然是不能让那石碑崩溃,也不能让石碑动摇。

与乞丐们在一起,能有什么成就,最多也就是个丐帮帮主!可以易峰目前的状况,就算是有个丐帮帮主等着他,也不知道要多少年以后了。

“放心吧,这老家伙只要觉察不到你是修神,肯定不会把你怎么样了,毕竟你对他而言,可是不可多得的晚辈弟子,他怎么可能自断羽翼。”斩天很肯定地说道。

三更了,求金牌!!!很明显,若无人帮助,即便有着上古屠神灭魔的战刀相助,炎傲也一定会在九魅狐妖手下败亡。强大的天妖诀出自于天典,乃是逆天级的功法,不用大成便可以成为超越天尊级的存在。

对于南宫雪琪等易峰的老婆而言,这绝对是百万年来最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儿,她们与笑萱、悟空、易可儿都显得很激动,若不是易峰此时正手握那把绝世战刀,气势显得极其狂暴,估计大家都扑上来温情一番了。

待易峰以神牌制服花妖后,便飞出了花海,而却又碰到了等候已久的六劫散仙。

那刚刚飞来,要对小黑发动雷霆一击的狮虎兽也疑惑了。以前他与小黑争斗数场,小黑即便是不敌也不会化为人形状态,狮虎兽也从来没有见过人形状态下的小黑。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龙皇妃的情况渐渐流传开来,龙皇陛下也传出话来,说是只要谁愿意帮助龙皇妃一把,龙皇会尽量满足那妖族修士的所有要求。

而在那阵光辉闪过后,从八卦罗盘中央忽而射出一道金光直入半空方才停下。

用了几天时间,易峰将储物戒指中的所有用来炼制两种酒水的材料全部用光,足足炼制出了两千坛酒水,分别装在两个容量超大的玉瓶之中。

整个宇宙层次太大了,大到任谁都无法完全掌控,大到任谁都不敢说自己是无敌的。这位神君在神界背景是很强大,但他自己很清楚:神王后期算什么?对于普通神人而言,那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可对于天尊而言,就是一文不值了。

可易可儿却没有半分伤势,抹了抹嘴巴后,身子一晃,人竟然是已经化成本体。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修真界,可不像地球古时那般父母之命重如山,虽然大部分儿女还是很听父母之言,但也要看父母说的是对是错,而这个对与错完全靠儿女们自己判断。

之所以称为吞天,那自然是阵法具有无比强大的吞噬能力,那个黑洞就是吞噬的一种方法体现,它不住的旋转着,强大的撕扯力也在阵法中发挥了作用,三位超级神兽那庞大的身躯也开始摇摆起来,饶是他们已经竭力挣扎,依然在不断靠近那个黑洞。

在如此情况下,三位超级神兽再无犹豫,同时发动了天赋神通,可让他们惊愕的是,在这阵法之中,虽然他们可以发动天赋神通,但也是威力被削弱很多,依然是不能够逃脱被那黑洞吞噬的命运。

五更到了,累死鸟……易峰没有敢于直接进入酒馆,一直在思量着,这些高手带着南宫雪琪倒是可以理解,可为什么要带着韩烟儿呢?就算是发现了韩烟儿的先天火灵体,似乎也没有必要一直带在身边吧?

从芸霜传来的一番言语中,易峰能够感受到她似乎很想离开那里,似乎有点要投靠自己的意思。

对!没错!在易峰心中,南宫雪琪就是自己的女人,从南宫雪琪当时告诉自己姓名时就是了。

于是,以武门为首的大势力,对韩烟儿所在的天尊集团出手了,而且他们鼓动了不少其他势力的神界天尊。

当然,之所以九魅狐妖还如此客气,也完全是因为易峰似乎和这里的雪人有点关系,不然的话,以九魅狐妖的脾气,绝对不会与小芙多说什么。

不过,易峰也不敢表现的太扎眼,毕竟自己明面上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若是轻轻松松地战胜同阶修士,后面一定会让人怀疑,对自己也会更加重视,那就不好玩了。还是低调些,制造出一个侥幸获胜的场面来最好。

“还算有点见识,人家的帮手快到了,你的强盗团还是赶紧撤了吧。”血焰魔帝表情依旧冷淡,却是有点刻意关照末原仙帝的意思。

“没什么,只是听着这名字想起了两个人。”易峰旋即回神,笑着说道。

易峰讶然,转而便恍然大悟——

人都说乌龟壳很硬,看来是没有说错,易峰那剑芒即便是下品仙器来挡也要损伤严重,可这龙龟的龟壳却是只有一点小坑。

落了下去后,易峰将神念完全铺开,而且不断瞬移。

而让易峰诧异的是,这些不死强者应该有不少堪比主神的存在,纵然这里没有任何能量可供修炼,它们也不应该消亡才对呀。

待到化灵丹将那些灵力祛除,易峰身上的疼痛也倏然消失,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自易峰心中油然而生!虽然小命保住了,但聪明如易峰自然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也知道那玉镯绝既然值得凌灵行如此下作之事,想必功用不凡。

虽然心有余悸,可那雪人族的皇者依然向前虚踩一步,言道:“阁下实力确实不是我等能够撼动的,但这颗水灵珠关系着我雪人族未来的存亡与发展大计,我代表雪人族恳请阁下能够留下水灵珠。当然,作为回报,我们雪人族无数年来的收藏中,可以让阁下任意挑选一件。如何?”

小莲一脸疑窦地接过那块表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神咒的镇魂神符,稍稍看了一眼,脸色立时大变。这块镇魂神符不比一般的常用镇魂神符,其中设置非常强大的禁制,竟是连她的神识都难以透入分毫,自然也看不到里面到底封印着什么。

几位妖皇无不面色大变,下令妖族勇士们后退。以他们的眼光如何能看不出这道剑芒的威势来,单论攻击力而言,这绝对是可以媲美甚至超越九劫高手的存在。

易峰壮着胆子又悄然靠近过去,那些小怪物依然不理会他,他却是在雷母周围转了一会儿,也没有找到一点怪异之处来。

越贤的父亲祭出盾牌防御力很是强大,斩天剑发出的混沌剑芒打击在上面,竟然只能炸出一个小坑来,不过,只要再过几刻时间,那盾牌定然会被炸开。

望着越贤的父亲逃走的方向,易峰苦笑一声。方才斩天剑正在以混沌剑芒进攻,无暇为自己供应混沌之力,而那魔化神婴也没有苏醒,单凭自己体内的十系神灵之力,却不足以发动一次裂变神通,以星辰之力与剑元力发动的裂变神通又不足以抹杀对方,故而易峰才选择了发动十系神灵之力加持的镇天诀,却不曾料到对方居然发动了混沌之力的裂变,如果自己的战术变化一下,就算留不下对方,也能重伤对方。

到了衡天星后,易峰就直接落到了大海之中,很快就到了三眼碧水猿所看护的传送阵边上。三眼碧水猿先是欢喜地迎上易峰,可易峰却是直接进入到了传送阵中,对三眼碧水猿急切地说道:“前辈快些启动传送阵,快!”

易峰也看过芸霜的比赛,对于她的上品灵剑与中品灵甲印象比较深刻,深知不能再与上次那般被先发制人,便一开始就毫无风度地抢攻。

一轮对星辰之力的吸收并炼化,却是又让易峰的筋脉更加粗壮,据斩天说,这是因为星辰之力对筋脉也有撕裂作用,但却没有太强大的表现出来,也比较容易被修复,所以才会让易峰的筋脉有着些许进步。

小莲听说易峰的星辰剑诀是出自于天典,当时就震惊得不行,但倒是不会觊觎的易峰的剑诀,只是对易峰的运气羡慕非常。

让易峰惊讶的是,这个年轻修士的修为却是只有元婴后期而已,而一群有着分神期的修士则是负责将狼妖们围住,也不动手,全由这年轻修士催动玉瓶杀妖。

如此反复之下,剑之领域纵然是再怎么强悍,也有耗尽剑元力之时。而且,以目前的形势看来,估计等不到剑元力耗尽,剑之领域就会被破掉,毕竟对手太多了。

易峰神色平静地盘坐密室中央,双手在胸前连连掐动印诀,随着那印诀,易峰的灵台宛如一个巨大的黑洞一般,疯狂地吞噬着密室中的灵气。

金属性金丹与千年庚金竹在丹田之中蠢蠢欲动,而到火属性金丹缔结成功,至少还需要一天时间才行。可一天时间若是放在平时,易峰会觉得一晃即过,至于现在嘛,随时都可能出现属性冲突的丹田中,每一秒都让他感觉是那么的漫长。

而且之前沙鼠妖就见识过易峰的种种神通与手段,就算是肉身不堪,只要易峰能够发出之前那么强大的攻击来,沙鼠妖自认为是不能抵挡的。

易峰此言也很有理,毕竟这些都是眼下可以猜测出来的。

自己的魂力与龙魂在识海内进行天人交战,而他还得关注着丹田内的变化,至少要保证原本就存在的四系元婴不受损害。此时的四系元婴也是小孩煞白,闷不吭声地躲在丹田的一角偏隅之处,瑟瑟发抖着宛如小孩撞见恶狗一般。

当易峰的灵魂快要支撑不住时,易峰心中一片凄苦,早知道会这样,他就提前吸收龙魂之力待提升到足够的水准后再行缔结灵根了。

感觉到自己在梦嫣仙子怀里,易峰也有些意外,当即扭动下身子。

梦嫣仙子见易峰醒来,顿时脸色红霞飞舞,随后就将易峰放到草地上。

在正道大军中,这支魔修军队也是威名赫赫,而之对战的正道军团几乎无一能够取胜,这不仅是他们实力颇强,还有其统领连坤散魔的英明指挥有关。

而在星球上,战斗也接近尾声,一个接着一个的魔修被正道大军的法宝炸成血雨。

虽然易峰在明面上不康庄仙门的掌门,但原阳仙君也已经知道,易峰就是背后的掌舵者,而且他也在私下里直接称易峰为掌门。

跟着,易峰就带着剩下的四位仙君与六位兄弟仙人开始行动了。

在高手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又有噬魂魔杖中无数鬼头帮助,两位仙君初期高手,如何能够抵挡得住,甚至在受伤之后,连败逃的机会都没有,最终被鬼头吞噬。“哥哥,其实是可儿让两位姐姐冲进来的。”易可儿见冷依依那般委屈,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不会让冷依依为自己顶缸,故而站出来说道。

可让易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挥动斩天剑,欲将这神龙的头骨劈开时,那原本空洞的龙眼窟窿处,忽然一阵幽光闪动,跟着那龙头骨居然是颤动了几下。“看到芸霜师妹手中的飞剑没,听说是上品灵器级别呢。”

当自己速度不占优势的时候,就得尽量限制对手的速度,这个道理易峰还是明白的。

易峰此时方才幡然醒悟,那片树林竟是考验自己的贪婪指数的。如果自己很贪婪,那么当时肯定会一直收刮树林里的宝贝,从而浪费大量的时间,而时间浪费的越多,就证明自己越贪婪……

几位主宰早不见了身影,此时也不知道跑到何处大战去了。

在群山之中,有一座最高的山峰,宛如擎天利剑一般,巅峰上全是明亮的白雪。而在白雪之中,则是有一黑点,细细看去就会发现,那黑点乃是一个人。

其声音之洪亮,直让群山震颤,话语已毕几刻,群山之中依然回响不断。

“可这对我而言,已经是极限了!”易峰愤愤地道。

易峰轻哼一声,斩天剑蓦然绽放彩光,长达几丈的彩色剑芒登时迸发出来。

最终,冷依依开口了,她道:“这神牌的价值,大家都心中明白,我们若是将之贩卖给某位帝君,至少可得仙晶千万块,还可得无数材料。你们妖族存在久远实力超然,肯定要比那些帝君身家更为丰厚,而且,肯定也比他们那些个帝君要大方很多。我的要求也不多,仙晶亿块,各种极品材料千件即可。”

魔尊大人微眯着眼睛目送自己女儿离开,望着那倔强的背影,不禁摇头苦笑一声。

帝级中期的巅峰实力来瞬移,那速度自然是比用法宝来飞行快很多,即便是易峰用斩天剑这种神器来飞行,也比不上冷依依的瞬移速度。

不过,对于魂力的提升易峰也早有准备,不然他也不会那般绝然地吞下光明蚌珠。

取出了冷依依曾交给自己的盒子,将之打开,易峰见到了那个可以直接提升灵魂之力的宝贝,乃是一株天魂草。其实,冷依依只知道这草中蕴含了很强的魂力,强到她都觉得不可思议,而她却是一直都不知道这株草为何名。

当冷依依抱着试试看态度将这株天魂草给易峰看时,就被斩天给认了出来。

这天魂草本不该是仙界能够找到的宝贝,乃是实打实的神品,也就是说,以天魂草为材料,若是手段高明点的炼丹大师,即便是在仙界也极有可能炼制出神丹来,而且这神丹可以直接提升修士的灵魂修为,提升的程度,自然是视天魂草被炼制的效果而定。可就算是易峰将之生生吞下,就算是天魂草的效用无法发挥到最大,但也足够易峰将灵魂修为提升到至少帝级中期,自然也就能让易峰解决灵魂之力与功力不匹配的棘手问题。

发现这群魔修实力并不强悍后,易峰果断落下来,而后二话不说就直接以噬魂魔杖攻击,杀光之后,他进入了传送阵。这还是易峰第一次见到并使用传送阵,心中多少有些紧张。

易峰此时临空而舞,飘零剑法也渐入佳境,放手一搏且已无退路的他,全身心投入到对剑招的发挥上,使得丹田之中剑心跃跃欲试。

神禁之中迸发出来的神灵之力,比起易峰的九系神灵之力来,品质差了百倍不止。

禾儿公主受益较小,但也是有益处的,至少是修为也即将突破到帝级后期。

路嘛,还是要自己去走的。在思量一番后,易峰得出了这个结论。自己又不是笨蛋,相反还自诩聪明之极,怎么可能让人家斩天把一切安排好呢。如此的话,岂不是一点刺激的感觉都没有了。

既然知道这里就是修真界,既然知道自己还有把斩天剑存在,易峰心中就安定了不少。同时,易峰也暗暗下定决心,只要有修炼功法,他就开始努力修炼。

易峰转身,却是发现,周围聚拢的百姓全部被炸得血肉模糊,连一个活口都没有。

此时魔道高手虽然人多势众,但能够对易峰构成威胁的,也只有那个三劫散魔而已。

“哼!又来这套!打不过就跑!”

易峰轻哼一声,也不管身后之事,元婴一阵鼓胀,催发那三系融合的变异真元力向斩天剑灌注着,斩天剑受到变异真元力的支持,顿时速度飞涨,化作一道色彩驳杂的流光,消逝在半空之中。

易峰化虚后的魂力完全铺展开来,在这幽冥死城依然无法覆盖太广,但却是可以将周围万米之内的情形完全呈现眼前。

魔杖当空魔光大耀,而后凄厉的鬼泣之声,与无数披毛散发的鬼头同时肆虐开来。

“师傅,这里面封印着敖叔叔的灵魂。”云枝解释了一句。

直到这边那位一劫散魔冲出鬼头的包围圈,而与他同来的渡劫期魔修全部战死时,天火玉净瓶中终于不再有天火喷出,而那蓝冰火灵也是嘴里冒着火光,浑身一会闪着蓝光一会儿闪着红光。

再则,南宫老怪对魔尊手下弟子可没有什么好感,出手抢夺神牌也是理所应当。

易峰可不管龙皇如何去想,稍稍活动下筋骨,便随龙皇去救治龙皇妃了。

方才易峰的神情太过急切,三眼碧水猿几乎没有怎么犹豫就将易峰传送了。可是,现在再细细一想,不禁觉得有点太冒失了。

“这家伙不是见认主无法解除,想要把我抽干,让我挂掉吧?”易峰心中思量着。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不论谁获胜,易峰与之的认主关系是不会消亡的,除非它能够破掉那诅咒。

在嘭的一声炸响后,大坑口处的禁制完全崩溃,而五位魔道高手刚刚下来,就见一道耀眼的白光连成一片向自己五人扑了过来,转眼就将五人完全包裹起来。

在斩天的帮助下,他坚持了百日没有昏厥,不然的话肯定也是只有死路一条。而坚持下来后,那些药力对他肉身的滋养效果也然易峰觉得受过的罪是值得的。

易峰奇怪的是,那药水倒底是如何配制的,竟然效用强大至斯。当然,没有人能够给易峰答案。正在思量的他,也再次被带入到下一个门内。

正在疑惑间,一道空间裂缝忽然从一方袭来,速度之快,令人惊叹。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的话语,回答他的只是又一道纤细而锋利的空间裂缝。

斩天剑的这种更新力度,会一直持续下去。

郭师兄消耗了近三成的功力,配合着他那飞剑引动的风系灵力,发动了风灵刃,其攻击力确实很不一般,几乎相当于元婴初期修士的全力一击,二流修真门派的功法果然强大。

当那片冰封的空间破裂时,小芙就已经口中鲜血狂涌,此时战刀临头,她手中的白色珠子陡然离手,蓦然涨大。

“这战刀一旦发动,乃是不死不休,我现在也控制不住!”炎傲解释了一句。

“哼!那就是你自找的了!”九魅狐妖冷哼一声,表情已经冷淡,此时那战刀已经舍弃了小芙,将九魅狐妖锁定为必杀之敌。

古老战刀依然追着九魅狐妖的幻影攻击,而九魅狐妖则是趁着炎傲浑身防御大降之极,不断以本体轰击,还真就将炎傲的护体火龙与域场震散。

那战刀也因为炎傲的伤势而威势弱了许多,但依然每次挥动都能斩掉九魅狐妖的一个幻影,那些幻影乃是九魅狐妖功力所化,它们被斩对九魅狐妖也是有影响的。

六爪骨龙若是在身前,或许还可以硬扛一段时间,可现如今的它,却是在坚持了片刻之后,就安静了下来,整个身躯也轰然倒下。

而小黑似乎也知道了银甲地龙王的厉害,只是默默守护在易峰身边,并未再次扑上去。

然而一段时间后,梦嫣仙子却是奇异地发现,易峰的身体中忽然紫光一阵闪耀。

而魔修出现在这里,很明显也是为了那能够炼制极品魔器的材料而来。

易峰刚要动,却是南宫雪琪已经飞上半空,将血灵镜收了起来。不用多说,那鬼灵在挣扎了半天后,依然是难逃一死,全身都被负极能量给腐化,了无痕迹。

——————————

“我早就承认过,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想杀我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血焰魔帝似乎很有底气地回道,实际上他也有说这样话的资本。

可流光多了,屋子中的一切都会被毁坏,包括那三张玉桌也难以幸免。

待火光消敛,易峰惊讶地发现,那两只守门的超级神兽麒麟,竟然跑来帮助自己了。

敢情这俩麒麟是一对兄弟,分别叫麒罡与麒炎,那麒罡应该是弟弟,而麒炎则是哥哥,从语言中就可以判断出,这两位也不是什么善茬。

当易峰见大个子怪物已经追到身后时,他忽然调转身形,又直冲而上,瞬时就冲到了安放了一口大棺材的山洞中。